十年间“膨胀”的理想| 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这十年,从人间烟火到世间繁华,电影始终在我们生活里。这十年,电影是生活,生活是电影,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十年间“膨胀”的理想| 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十年之前,演员杜江刚大学毕业,来到北京不久,憧憬着自己的演员之路如何走下去,满心是对未来的期待与欣喜;十年之前,李晓栋成为一名老师,面对着面前热爱电影的莘莘学子,他像构筑电影视效一样,为他们铺垫未来。

0元打造百万级电影海报,大米、白面、生姜、泡沫等材料,竟然是他的创作素材,他,就是轩宝爸爸李晓栋,一个生活在电影里的斜杠青年。

十年间“膨胀”的理想| 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之所以会去用生活物品创作电影海报,这与李晓栋热爱电影有非常大的关系,李晓栋之前的专业是做视效的,所以他对视效大片的兴趣也比较大。为了创作这样有特色的电影海报,李晓栋制作了许多素材,并将其贴在小本子上,在今后的拍摄中可以重复利用:“这里面有《湄公河行动》《烈火英雄》《流浪地球》的素材。拍摄这个其实很快,一个作品弄完可能一两个小时,像《攀登者》这样一个小人其实也就指甲盖这么大,所以上面很多小细节都需要用特别小的剪刀一点一点去剪。有时候也会用玩具,像之前拍《中国机长》用了一架客机,下面再配一些剪影的小人,就可以组成合适的画面。”

十年间“膨胀”的理想| 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轩宝平常玩的太空沙可塑性会比较强,不容易散,于是李晓栋便会用它们来捏山和土地;如果需要天空当背景,他会选择纤绒玩具里的棉花,贴在垃圾袋上,便有天空和白云的质感,像这样的小技巧,帮助他制作了《攀登者》《烈火英雄》的海报。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小物件,加上对电影的热爱以及李晓栋的想象力,拼凑成了最具大片感的电影海报,而在这个充斥着手机、电脑的时代,李晓栋也用自己出色的动手能力,给了轩宝丰富多彩的童年。

十年间“膨胀”的理想| 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李晓栋:你还想看什么东西,爸爸可以给你画出来剪一下,在上面拍摄。

@轩宝:吕布。

@李晓栋:吕布用的什么武器?

@轩宝:方天画戢。

十年间“膨胀”的理想| 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李晓栋:那爸爸给你画一个吕布,把它配上好不好?咱们把吕布插这儿,弄点沙子然后给它挡一下,这个作品叫什么?

@轩宝:《师傅》。

@李晓栋:你帮爸爸拍张照好不好?这个角度找得还可以。

十年间“膨胀”的理想| 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李晓栋的业余爱好就是摄影,所以他在抖音上发布的一些内容也与拍照摄影相关。在他看来,很多艺术的门类都是相通的,在现在的摄影展上,从构图、光影、黑白关系方面,能够吸取很多的艺术营养。李晓栋热爱光影艺术,而他正好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那便是他学校离附近的电影院非常近,这让他可以常态化地走进影院欣赏电影。李晓栋喜欢郭帆导演所拍摄的科幻题材电影,《流浪地球》的视效至今让他觉得惊艳,对他的创作帮助很大。

十年间“膨胀”的理想| 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李晓栋在老师这个岗位上工作了十几年,一开始带出来的学生已然走入社会,在行业里从事近十年,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比如说《捉妖记》,当时我带过的一个学生,也是那个班的班长,他在剧组负责动画制作,也有很多其他的学生参与了中间的一些材质、模型包括特效的制作。像《流浪地球》 《哪吒之魔童降世》《白蛇:缘起》包括最近上的《新神榜:杨戬》等作品,都有我带过的一些学生参与制作。”

十年间“膨胀”的理想| 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这十年来,观众能感受到,从早期电影制作需要交给国外团队,到现在中国电影的制作团队逐渐成长,制作质量可以比肩国外的团队。作为一个亲历者,李晓栋对此感触颇深,他会经常收到学生的短信,看学生和他分享正在参与制作的电影,或者在片尾的制作人员名单中看到十几个甚至二十几个自己的学生,他们参与了很多国内外电影的制作:“我觉得自己的理想其实能力是放大了,原来可能自己想参与这部电影的制作,现在培养更多的学生,让更多热爱电影的年轻人一起,为电影制作视效,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十年间“膨胀”的理想| 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十年间“膨胀”的理想| 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消防战斗,早晚会有牺牲,现在战斗还没有结束!”

李晓栋的短视频作品,让杜江印象最深刻的是《烈火英雄》海报,当中运用了他在电影里的一段台词,这段台词是原北京消防李进队长鼓励战友们的一句话:“我觉得这位创作者、这位父亲非常有才华,尤其是和孩子一起制作小手工、制作电影的海报,在小观众心里埋下了一颗电影的种子。”

十年间“膨胀”的理想| 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十年前,杜江是一个刚刚来到北京,刚刚踏入表演行当的学生,而十年后的他,除了收获了很多感到骄傲的作品和角色以外,更多的和当年一样,还是一个懵懂的电影小学生,他会把扮演过的角色制服、帽子在家里陈列出来,比如《红海行动》的军帽、《我和我的祖国》中香港回归的三军仪仗队礼服与帽子、《中国机长》的帽子以及《烈火英雄》的消防员战斗头盔。看到它们,杜江脑海里就会浮现当时拍摄的一些难忘画面,以及电影上映时观众的评价,这对他来说都是非常珍贵的记忆。

十年间“膨胀”的理想| 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十年间“膨胀”的理想| 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我知道我平时对你们都很凶,但是我今天可以告诉大家,我为你们感到骄傲!”

杜江表示:“我其实这边还缺一个中国空军的头盔,刚才看到那个陈列架上有展示一个空军的金头盔,我格外喜欢,期待有机会可以扮演一位空军的飞行员。我希望在未来的十年里,我可以继续学习,收集更多角色,不只是军旅当中的硬汉,生活当中的硬汉也是我想挑战的角色。在这样一个充满挑战的时代,每一个打拼者都是生活当中的硬汉,心里有副盔甲的硬汉,我渴望去扮演这样有力量的角色。”

十年间“膨胀”的理想| 这十年,我们的电影生活

十年后的今天,杜江将自己曾经的遐想变成了现实,出演了各种各样的角色,在演员的事业上扬帆起航;十年后的今天,李晓栋的学生深入参与电影制作,将他原本的理想放大无数倍,而对电影的爱,又让他拾起身边的物品,描绘一张张“大制作”的海报。这十年,不单单是生活的改变,更是理想与电影的改变,它们在中国的土地上,交相辉映,照亮每位影迷与电影人的脸。

TAG标签
上一篇:档期内中途“上车”,这些故事如何冲出重围?
下一篇:新时代 新征程!喜迎二十大 电影频道展播系列佳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