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饶雪漫: 没有人永远活在青春里,但青春里永远有人

2022年9月22日刊总第3280期

“没有人永远17岁,但有人永远17岁。”

“爱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青春。”

相信大部分人对于这两句经典名言都不陌生,而这些都出自于饶雪漫的青春小说。小耳朵、黎吧啦、莫醒醒、妖精七七、暴暴蓝、优诺……这些书中的角色陪伴多少人走过了青春时光,她们仿佛就像班里的同学,见证着你的成长,却永远停留在青春那些年。而这些人物的创作者饶雪漫也见证了一代又一代的人成长。

专访|饶雪漫: 没有人永远活在青春里,但青春里永远有人

近期,继《左耳》《秘果》之后,饶雪漫最畅销的作品之一《沙漏》终于宣布即将影视化,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甄选适合出演莫醒醒、米砂、蒋蓝、米砾的年轻人。众所周知,饶雪漫的作品离不开“女生”和“疼痛”两个元素,她笔下的青春,鲜活中带着一些肆意。在饶雪漫看来,青春并不是一条直路,会有分叉路,也会有小路和近路,还会有走不通的路,但无论你走哪一条路,那都是你的独特的青春,勇敢追逐无所畏惧,才应该是青春最美好的模样。

专访|饶雪漫: 没有人永远活在青春里,但青春里永远有人

专访|饶雪漫: 没有人永远活在青春里,但青春里永远有人

14岁开启创作生涯

饶雪漫从小喜欢读书,父亲经常去文化馆淘书回来给她看。在那个信息不是很发达的时代,县城里书籍有限,缺书时,她觉得一本京剧知识都非常好看。14岁那年她开始尝试写作,第一个作品就得到了发表,那时,她收获了人生第一笔稿费400元,而那时父亲一个月的工资只有 90元。此后,饶雪漫开始了自己的写作之路。

专访|饶雪漫: 没有人永远活在青春里,但青春里永远有人

对于生活在四川自贡小县城的她来说,写作不仅让她挣到了钱,也为她打开了一扇通往外界的窗户。“可能在大部分人看来我的一切都很顺,但其实从我发表第一个短篇文章到我的第一本小说出版,中间经历了上百个短篇小说。”2004年,饶雪漫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本小说《小妖的金色城堡》上市后就受到了很多读者的欢迎。当时互联网远不如现今那么发达,大家喜欢一位作者只有通过写信的方式来传达,每天饶雪漫都会收到大量读者的来信,由于信件太多,有时候还要用麻袋拖回去,“读者们的信件让我觉得很温暖,也是因为有他们鼓励,才让我将写作坚持了下来。”

从《小妖的金色城堡》《校服的裙摆》,到《左耳》《沙漏》《离歌》《秘果》等等,饶雪漫陆续发表了50余部作品。这些作品中,《左耳》《秘果》都成功影视化,并收获了不错的票房成绩。在所有小说中,饶雪漫表示最让她印象深刻的小说还是《沙漏》,除了是因为这是她所出版的小说中最畅销的以外,这本小说也是她孵化时间最长的。

专访|饶雪漫: 没有人永远活在青春里,但青春里永远有人

早在《左耳》上映时,饶雪漫就对外宣布正在准备《沙漏》的影视化,可直到《秘果》《大约在冬季》上映后,《沙漏》都没敲定拍摄时间。外界一直在追问,可饶雪漫却不着急,“每一个作品都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没有准备好我是不会将它拿出来的,《沙漏》一直没定是因为修改了几版,我对剧本还是不满意,现在剧本终于打磨到让我自己满意了,也是时候可以开启这个项目了。”从《沙漏》公布的概念海报就可看出饶雪漫对细节的追求,“天一中学”、“蓝色理想”、“饶记面馆”瞬间将人拉进莫醒醒和米砂的故事中。

专访|饶雪漫: 没有人永远活在青春里,但青春里永远有人

专访|饶雪漫: 没有人永远活在青春里,但青春里永远有人

写书很纯粹,剧本需要平衡很多事

当年《左耳》电影有多火热,张云龙、杨紫都曾去面试过角色,杨洋、马思纯、关晓彤、欧豪、陈都灵也因参演过该片提高了知名度,导演苏有朋凭借该片提名台湾金马奖最佳新人导演,马思纯提名最佳女配角奖。对于自己第一次当编剧,饶雪漫说那是一个痛苦的回忆,“当时根本没写过剧本,对我来说很陌生,真的是摸着石头过河。电影讲究得太多了,比如多少分钟你必须要有个高潮。再比如道具问题,可能你写一个场景或者人物穿着打扮就是几笔的事情,但落实到实际拍摄就不一定有这样的地方或者衣服,写作很纯粹,可剧本需要平衡得太多了。”

专访|饶雪漫: 没有人永远活在青春里,但青春里永远有人

从《左耳》拍摄到上映,饶雪漫与苏有朋经常因内容、拍摄、宣传等问题产生争执,两个要求完美的人,对作品都很执着,也正是这一次次的争论和精益求精,才使得《左耳》在上映后饱受赞誉。饶雪漫坦言,自己跑到电影院混到观众群里看了好多次影片,为的就是想听听观众的反馈,在看到黎吧啦被车撞死时,她听到有个观众在旁边骂编剧傻缺,饶雪漫还跟人讨论了起来,“我觉得只有你真的经历这些,你才会知道剧本和观众的平衡点在哪里。”

专访|饶雪漫: 没有人永远活在青春里,但青春里永远有人

饶雪漫表示自己非常在意书粉的观感,她不想粉丝们对作品失望,以至于从内容、角色适配度等各方面都会进行严格把控。改编剧本难做,原创剧本也没容易到哪里,相较于饶雪漫过去的作品,《大约在冬季》更加成人化一些,上映时在网络上也引起了很多争议,其中争议最大就是男主齐啸,一些年轻人认为齐啸就是个渣男。对此饶雪漫也表示理解,“人在年轻时候没办法理解生活的残酷,也无法理解一个男人在生活一地鸡毛的时候,他是没有办法去谈恋爱的。”

专访|饶雪漫: 没有人永远活在青春里,但青春里永远有人

如今在电影行业,饶雪漫早已不是新人,从编剧到填词人,后来又参与电影策划、制作、发行。身份的增多也让她压力加大,“初入行时,无知者无畏,反而没压力,后来越来越焦虑,担心的事情越来越多,做电影真的太难了。”或许这也是为何《沙漏》拖了如此多年的原因,小说是成形,影视是蜕变,如何才能将它蜕变成大家喜欢的样子,这需要各环节都精益求精。

专访|饶雪漫: 没有人永远活在青春里,但青春里永远有人

打造属于“雪漫”的专属标签

从1986年收到第一笔稿费开始,饶雪漫的人生就紧紧地与创作联系在一起,而她的创作生涯也都在诉说着与“青春”有关的一切。近些年,关于饶雪漫的作品有赞美,也有非议。赞美的是她对青春成长真实的临摹,非议的是,她的作品一直围绕着“疼痛”在书写,过于执着破碎的青春。“没有人永远17岁,但永远有17岁的人,我觉得青春本质没有太多不同,我并不赞同一些网友认为很过时的这种说法,那它当年打动人的是什么呢?它一定有打动人的内核,比如友情、爱情、亲情,在影视转化的过程中可能会做相应的调整,但我还是觉得作品本身的内核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专访|饶雪漫: 没有人永远活在青春里,但青春里永远有人

其实认真阅读饶雪漫的小说你会发现,在她的小说里破碎只是路途,大多结局都是温暖的。小说里的人通过青春期的经历,对于自己或者对于世界都有了更好的认知,这种自我认知的觉醒与年代无关,更多与成长环境有关。也正因如此,饶雪漫的书从不使用回忆体,而大多是以平等的视角,让更多关注青春期孩子的成长以及敏感,“我一直想做的就是可以给青春期的孩子一颗止痛药,有人叫我‘疼痛大妈’,我认了。我希望成年人可以真正站在孩子的视角,看待成长,看待他们的困惑,教会他们什么是爱,如何去爱,这才是我最终的诉求。”

专访|饶雪漫: 没有人永远活在青春里,但青春里永远有人

在影视内容的呈现上,饶雪漫很在意作品味道的保留,从2014年的影版《左耳》开始,她的作品都是由她自己担任编剧,这在IP改编剧中,可以说是难得一见。“如果由其他人来改,可能会是很卖座的影视作品,但可能就不是《左耳》,不是《沙漏》了,我还是希望对我的粉丝有个很好的交代,等这些IP拍完了,我的使命也完成了。”

TAG标签
上一篇:国内电影快报:意大利政府再投4000万欧元援助影院;《电影手册》将举办巴赞奖
下一篇:专家热议《脱口秀大会》第五季:以人民为中心进行创作,让大众参与内容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