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还能评出古装四美男吗?

2022,还能评出古装四美男吗?

作者|顾 韩

编辑|李春晖

群众再怎么开嘲,能挑起流量与话题重任的,终究还是古偶。

这几年,剧集市场本来显出进入结构调整的苗头。原以为,由于流水线同质化、观众疲惫、政策限制等种种问题,古偶要走向低谷。此前也确实出现了头部艺人转型流失、各路丑男狂风过境的情况。

哪知随着耽改被叫停,女性群像、悬疑短剧等大热新类型集体进入贤者时间。加上大环境疫情持续,视频行业降本增效,项目策略趋向保守。春江水暖鸭先知,85花集体回流古偶就是最明显的信号。

现实情况也确实是古偶破船还有三千钉。2022年暑期档,终究是古偶挑起了给群众过“101”瘾的重任。不管是在播的《沉香如屑》对打《星汉灿烂》,还是在拍的《狐妖小红娘》《与凤行》《一念关山》,纵向扒、横向比,持续输送话题。

不过,或许是由于大IP已经拍得七七八八,如今新项目IP知名度不如以往,比起XX角色由谁来演、是否还原,现在群众更关心谁站到了流量花身边、谁又够格站到流量花身边。左看右看,似乎不是咖位不太够,就是硬件不太行。

2022,还能评出古装四美男吗?

从70后、80后搭到90后、95后,85花的超长续航,更映衬出男性流量艺人更迭之快。按说作为一种女性向内容,流水的美男我们照单全收,可如今的变化趋势却让硬糖君失掉了好胃口。时无美男,使成毅、刘宇宁齐上位,是古偶男主的标准已经变了,还是有什么不得不如此的理由?

85花的流水男主们

85花毫无疑问是幸运的,她们赶上了电视最后的黄金时代。

一方面,当时竞争没有那么激烈,做剧还谈得上匠人精神,给她们留下的角色含金量较高;另一方面,“一剧两星”尚未到来,热剧可以真正意义上做到霸屏,国民度的积累自然又扎实。这是90后、95后小花最难复制的。

互联网时代到来后,这些积淀让85花们顺利过渡为流量明星,得以留在古偶舒适圈里年年做大女主。直到今天,85花经历过自己的人生大事乃至转型不力又归来,古偶界还是有她们的位置——起码平台与广告主这样觉得。

但男主们的变化可就大了。铁打的85花和她们流水的男主,无形中也记录着内娱的变迁。

21世纪初,古偶中很大一部分是男性视角,武侠题材最为典型,保留了许多传统武侠趣味的《仙剑》系列也是如此。

入行较早的85花,都有过搭档比自己年纪大、资历深男演员的时期:刘亦菲、杨幂都有出演的06版《神雕》,男主黄晓明是1977年的。集齐三位85花的《仙剑奇侠传三》,一番二番分别是1982年的胡歌与1979年的霍建华。

2022,还能评出古装四美男吗?

进入10年代,讲述女性之间爱恨情仇的宫斗剧开始流行。2010年出现了小说改编、于正操刀的《美人心计》,前三番是林心如、杨幂与王丽坤,何晟铭、陈键锋、罗晋三位男演员排在她们之后,一个歌手转型、一个初来内地、一个是因为该剧热播才开始有姓名的科班新人。

林心如、于正分道扬镳之后,前者进军幕后,打造了玛丽苏更胜一筹的《倾世皇妃》,左拥严宽、右抱霍建华。

后者继续深耕女性市场,推出了加入穿越元素的《宫锁心玉》与强化职场升级打怪的《陆贞传奇》。两部剧的海报上,作为女主的杨幂与赵丽颖都占据绝对C位。对于两部剧的男主冯绍峰(78年)、陈晓(87年)来说,也是“剧带人”的意义大过“人带剧”。

2022,还能评出古装四美男吗?

同一时期,唐人开始改编网文,拍摄了桐华的《步步惊心》《大漠谣》(剧名《风中奇缘》)。网文本就自带男频、女频分类法,这两部剧也本本分分做成了刘诗诗的女主戏。凭借《步步惊心》,70后的港台男演员吴奇隆与郑嘉颖成功翻红,迎来事业新春。

在这个过程中,得到验证的不仅是85花们的收视号召力,“大女主古偶”的模板也逐渐确立,这才有了互联网时代的流水线式生产。

2014-2015年,网台势力交接,“男色经济”正式开启。85花地位、戏路稳固,男明星则正相反,归国、养成、男男CP……条条大路通顶流。

如此一来,双流量配置的项目(《青云志》、《醉玲珑》、《老九门》……)虽然关注度有保障,但戏外难免会因为番位问题腥风血雨。在此背景下,流量花的搭档出现了性价比更高的选择:台湾男星与自家新人。

2022,还能评出古装四美男吗?

那几年,受吴奇隆、霍建华、赵又廷几个成功案例的感召,大量台湾男神北上搭档内地小花再演偶像剧,包括但不限于阮经天、周渝民、陈柏霖、言承旭、贺军翔、郭品超……

但结果都没有前几位理想,反而留下辣眼的古装扮相。另一方面,可能由于新一代观众对台湾的抵触已多于情怀,这种乱来的搭配近来已近绝迹。

2018年之后,寒冬与疫情相继到来,影视大幅减产,市场回归理性,流量花与耽改生的搭档成为新顶配。

于女方来说,这样或许惹些麻烦,但不算特别跌份儿。而男方想要在演员路上走得更远,也需要突破腐女、饭圈,走向大众。与流量花搭档上星剧是其中一种方式。

2022,还能评出古装四美男吗?

2022年,85花的搭档困局,成因是多方面的。老搭档有的淡圈、有的转型,不再出演古偶。而一起回流的那些当年人,又难逃转型失败、状态不好的指摘。

新生代中,有些已经在古偶领域打出名头,可以向下搭90、95花,不必再来为85花作配。能够接受为流量花作二番的,若欠缺一层耽改镀金,就是新的太新、糊的太糊,扶贫感再也掩盖不住。

古偶男主哪里来?

据硬糖君观察,近两年已播、待播的古偶男主可分为如下几种。

第一种,回流型。顾名思义,他们有过古偶标签,进行过转型尝试,如今又永久或间歇回归古偶领域。这也是唯一一组涵盖老中青三代的。

“老年组”唯1974年的钟汉良一人。演艺生涯中,他曾多次挑战硬汉型角色,但始终没能与偶像剧断干净。第一次重回古偶是2017年的《孤芳不自赏》,第二次重回古偶是2021年播出的《锦心似玉》与同年年底拍摄的《倾城亦清欢》,搭档的女主谭松韵、袁冰妍都是90后。

2022,还能评出古装四美男吗?

“中年组”主要是85生,包括《古剑奇谭》剧组的陈伟霆(《斛珠夫人》)、李易峰(《镜双城》)与马天宇(《尘缘》,搭档AB,待播):英年早婚的陈晓(《梦华录》已播、《云襄传》待播),以及与赵丽颖在《与凤行》中“惊喜”二搭的林更新。从人数上看,他们是回流的主力。

“青年组”里,90后的杨洋与95后的吴磊年纪虽轻,但均是传统媒体时代被挑选入行,演古装的硬件与经验是有的。

刚刚走红时,两人一度钟爱男频大IP,不甚成功。最后又被鹅厂抓回来拍偶像剧,发挥所长。杨洋去年有现偶《你是我的荣耀》,今年有古偶《且试天下》。吴磊这两年连续有《长歌行》与《星汉灿烂》,都吃到了红利。

2022,还能评出古装四美男吗?

还有次一级的93年张彬彬。作为嘉行大礼包的一员,他拍过不少古偶,2019年搭档林依晨的卫视周播古偶剧《小女花不弃》也并非毫无水花。可惜就像《司藤》之后一样,由于存货不佳或疏于运营,张彬彬没能更进一步或延续热度,如今未来有一部仙侠存货《月歌行》。

古偶男主的第二大类,正是厂牌直属型,由制作公司筛选并持续喂养。几大知名古偶厂牌——唐人、欢娱与欢瑞都有以剧捧人的传统。进入互联网时代后,唐人逐渐掉队,蒋劲夫解约又塌房,韩东君与林一的古装扮相皆不出彩。

欢娱方面,95年的许凯是按旧有模式培养最成功的一位——闷头拍戏、粗放运营,死忠粉没顶流多,但在古偶赛道上已有一定的追剧号召力。他在未来3部古偶存货《雪鹰领主》(男频大IP,搭档娜扎)、《乐游原》(匪我思存IP、搭档景甜)、真人版仙剑六(网传搭档虞书欣)中,都是一番。

欢瑞方面,89年的任嘉伦是打造比较成功的一位。与许凯类似,也是凭借长期作品积累,建立起了古偶号召力。今年有搭档迪丽热巴的仙侠剧《驭鲛记》,未来的古偶存货有搭档李沁的《请君》与搭档宋祖儿的《无忧渡》,都是一番,且都不是欢瑞内戏。

2022,还能评出古装四美男吗?

目前欢瑞以内戏力捧的男主是1990年出生、2011年入行、2020年凭借《琉璃》走红的成毅。目前他有一部搭档杨紫的《沉香如屑》在播,以及一部武侠题材的《莲花楼》在拍。

此外,常年反派刘学义去年终于熬出头,有小成本男主戏播出并搭档袁冰妍拍摄了《落花时节又逢君》。可惜《落花》很可能因袁积压,目测要在新剧《长风渡》中重回“特别主演”。

第三种古偶男主没有明确的厂牌培养关系,但是凭借古偶走红或被人记住。

这一类的顶层是2018年凭借《香蜜》大火的罗云熙,纤细的身形与芭蕾舞功底的打戏与仙侠极度适配,一番仙侠剧存货《长月烬明》是优酷的新S+。

2022,还能评出古装四美男吗?

肖战与龚俊在流量上并不弱于罗云熙,但是赖以走红的作品是耽改。肖战的古偶存货是一番搭档95花任敏的《玉骨遥》,龚俊的古偶存货是搭档迪丽热巴的《安乐传》与搭档杨幂的《狐妖小红娘》。

再往下,还有凭借网播古装剧小爆过一次,有待再次证明自己的陈星旭、丁禹兮;主角戏演过不少、但总被归为遗珠的茅子俊、郑业成;深耕武侠的曾舜晞,男配上位成功的徐正曦,男配上位进行时的刘宇宁、邓为;还有因耽改备受关注、身价提升,但由于耽改叫停,并无足够实绩支撑的“张凌赫”们,等等等等。

此外还有第四种,凭借其他类型剧走红之后,再被古偶招揽,或者主动拥抱古偶吸粉。比如因《觉醒年代》走红,同时也长相周正、适合古装的张晚意,成了杨紫新剧《长相思》的男主。

还有白敬亭,凭《你是我的城池营垒》与《开端》等现代剧赚到口碑,之后又拍摄古偶《新川日常》《长风渡》。还有以新版F4为起点的王鹤棣,去年灾难性的《遇龙》之后,今年还有一部《苍兰诀》。

当我们谈论降级

审美都是主观的,古偶男主降级究竟有多严重,很难有一个公认的答案。但有一点是客观显性的,那就是偏科问题——新一代古偶男主中似乎很少有素质比较全面的选手。

有些本身很努力,奈何一张欧式浓颜,扮古装出戏;有些古装扮相能打,但换回现代装之后,身材暴露短板或容貌泯然众人,苏感大打折扣;有些身材容貌出众,但仪态欠佳,行动缺乏古韵;

或者是演技问题,动起来不如静态有魅力;有些身材容貌OK,表演也及格,但原声台词拉胯,甚至出道多年一直是CV老师的脸替;也有一些演人设极致的反派、配角很出彩,演主角却缺乏应有的辨识度与观众缘……

那么,这种降级是如何发生的?

常刷怀旧混剪视频很容易注意到,被群众怀念最多的“古装男神”多为70后,出现在古装剧初兴的00年代。

正如前文所述,这一阶段的古偶还是男性视角的故事多一些,武侠、神话剧也好,历史正剧、历史戏说也罢,在对男演员的审美上一般还是可以达成共识的,即浓眉大眼的中式帅哥。不刻意追求小头小脸,身材也以宽厚壮实为佳。

2022,还能评出古装四美男吗?

但在此后的二十多年里,韩流“花美男”概念的冲击,本土选秀与偶像工业的探索,以及网络IP改编潮,让古偶男主的供给与需求都变得多重审美、交错混杂。

此外,剧集拍摄的快餐化也难以回避。网上曾流传过一段95版《神雕》侠侣制作特辑,开拍前不仅有剧本围读,也会用古典舞等方式训练演员的肢体,让他们一举一动更符合古代情境。

如今的古偶生产则十分流水线化,有时连一个能够为演员扬长避短的头套都欠奉,更别说这些前期准备。

以及,红人培养的速成化。以此次在《沉香如屑》中引发争议的成毅为例,考虑到欢瑞一塌糊涂的财务状况,以及连年被敲打的头部艺人流失危机,公司确实需要加大力度捧新人。然而在成毅身上,似乎有些过犹不及。

2020年,成毅在《琉璃》凭借“史上最惨仙侠男主”成名,之后公司似乎也有意为他放大“破碎感”这一点,到今年的《沉香如屑》里继续流泪吐血。在去年的《与君歌》里演俗世皇帝,也一度被吐槽虚弱。

无缝进组是显而易见的消耗,而荧幕形象的雷同,长远看又何尝不是一种对演员的透支?

2022,还能评出古装四美男吗?

不过话说回来,硬糖君始终还是坚持,是作品成就演员。若古偶剧迟迟不思进取,再来一百个标准古偶美男也是浪费。若古偶剧能够回归本分、突破瓶颈,观众又岂会沉溺于服化造型、主演本人这些细节呢?

TAG标签
上一篇:方彬涵回应与陈思铭分手:不后悔痛快相爱过
下一篇:《快乐再出发》的9.6分,可以复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