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事精英》导演:想不出比李佳航更合适的人选

《破事精英》导演:想不出比李佳航更合适的人选李佳航扮演胡强,但弹幕里很多观众都在叫他《爱情公寓》里角色的名字——张伟。

  由《爱情公寓》导演韦正[微博]执导,韦正、邹杰编剧,李佳航主演的《破事精英》正在热播中,剧中描绘了在公司不受重视的“迫事部”一群性格各异的员工,在职场中经历的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日前,韦正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创作《破事精英》最大的困难是,如何才能兼顾真实和好笑,因为《破事精英》是一个现实设定,不像他执导过的《爱情公寓》是架空设定,“不好笑,肯定不行;好笑,但职场根本不是这样说话的,也不行。所以我们做了大量的努力,希望它是一部能让人同时看笑和看哭的戏,这是一种很魔性的气质。”

  初衷:想拍一部解压又励志的喜剧片

  《破事精英》中,在公司糊了十年标语的胡强被“转岗”,成为了“迫事部”的经理,下属却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程序员欧阳莫菲不服管教,设计师苏克杰整日被工作折磨,文案庞小白心灵脆弱受不得委屈,还有鸡血销售唐海星、热衷八卦的秘书金若愚、未经社会毒打的实习生沙乐乐。几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员工凑到了一个部门,其他部门不愿意做的工作,都丢给了他们,“迫事部”变成了“破事部”。对于为何选择职场题材,韦正坦言,他想拍一部能反映当下普通人生存状态,解压又励志的喜剧片。“另一个原因,我希望新作和前作(《爱情公寓》)完全区分开,不要雷同。所以我们将宅在家里的时间反过来,剩下的自然就是上班时间。”

  谈及创作《破事精英》的初衷,韦正表示,想做一部大家都没见过的新型喜剧片,包括形式、内容、主题的创新,如第五集《虚拟伴侣》是电视剧中第一次用输入指令的方式来决定剧情走向的互动尝试;第八集《口是心非帽》用一顶可以测谎的帽子,来展开对职场谎言的吐槽与思考;第十集《一切为了流量》更是犀利地批评流量至上的媒体生态,《破事精英》将这些电视剧很少触碰的话题,通过丰富多彩的创意形式呈现给观众。

  主题:拍职场题材是因为大家都长大了

  当那些看着《爱情公寓》长大的观众开始进入职场时,有网友说,《破事精英》是给《爱情公寓》长大的观众进入职场看的。对此,韦正表示,“观众在长大,我们也在长大。”韦正坦言,换十几年前,他自己也无法驾驭现在的职场题材,现在能拍,是因为大家都长大了,所以这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不仅我们陪伴观众,观众也在陪伴我们。《破事精英》埋了一些《爱情公寓5》的彩蛋,让老朋友有亲切感,新朋友也不影响观看。”

  据韦正介绍,剧组核心主创团队都有不短的上班经历,剧组几百号人,也有很多类似职场的地方。很多灵感确实来源于自己的经历,也采访了不同类型公司的员工。“另外我每周工作100小时,我自己就是一个上班族,上班族的心情多少能懂。”

  韦正提到,《破事精英》里有很多讽刺现实的情节,比如领导随手发在公司内部论坛的一首小诗,直接导致“迫事部”的几个人熬了两个通宵,在小诗的评论区留下了数千条“走心”感悟;员工被领导骂出了心病,获得解脱的方式是通过和别人比惨,每个人都在这场比惨大会中与自己和解,重获新生。在韦正看来,描写这些不合理的扭曲现象,并不代表创作者认同或宣扬它们,“角色行为并不总是‘正确’的,希望大家正确甄别。而且《破事精英》每一集都有自己的主题,建议大家多看几集,就像开盲盒。”

  演员:李佳航为这个角色牺牲了英俊潇洒的外形

  剧中,李佳航扮演的主人公胡强在公司一直老实本分,本着“小螺丝,大作为”的精神,兢兢业业为公司刷了十年标语,终获升职,却站在了随时被裁的边缘,被调到了无人接管的“迫事部”。对于“胡强”这个人物的创作,韦正表示,“可能你我都是胡强”,胡强就是一个始终处于“被裁边缘”的人物。“突然被扔出原来的舒适区,为生活所迫。他必须去改变,去学习,让自己更强,去适应这个世界,不然就会被淘汰。”

  继《爱情公寓》之后,再次和李佳航合作,韦正表示,这次李佳航仍然给了他巨大的惊喜。“为了这个角色,他牺牲了英俊潇洒的外形,扮演一个人到中年的失败上班族,比《爱情公寓》中他饰演的张伟还要倒霉的底层小经理,我觉得他完全演活了这个人物,这种好笑又辛酸的感觉,我也想不出比他更合适的人选。”韦正说,在自己心中,李佳航是目前国内最好的喜剧男演员。“他和胡强最大的相似之处我觉得是‘焦虑感’。自从他演了胡强,就越发焦虑了,入戏太深,我有责任。”

  ——对话——

  会坚持做喜剧,因为给人快乐是件高尚的事

  新京报:情景喜剧近年来逐渐淡出了大家的视线,数量上也大大减少,作为业内的创作者,在你看来,这是什么原因?

  韦正:喜剧就是很难,它和其他类型剧完全是两种东西。一个很好的正剧导演未必会拍喜剧,演员也一样。体系不一样,术业有专攻。喜剧需要出其不意,有层出不穷的点子,这就注定了喜剧的产能提升是非常困难的,它剧本没法量产,质量完全依赖于创作者的创作能力、审美和节操。然后大家还总觉得这东西不上档次,也捧不出顶流,变现慢,周期还长,性价比这么低,自然做的人就越来越少。没有喜剧,自然喜剧演员也就改行了,反过来拍喜剧的就更少了,因为没有演员,这是个恶性循环。

  我会坚持做喜剧,因为给人带来快乐是件高尚的事,它有意义,能给世界带来价值,以及我恰好还会一些。我对喜剧创作还是有使命感的,我希望自己能让整个喜剧产业变好一点点,如果能经我手帮助一批新的年轻喜剧演员,我也会很开心,我愿意为之奋斗。

  新京报记者 刘玮

(责编:珞小嬜)

TAG标签
上一篇:张晓谦:上部戏受伤让我意外找到杜长风的肢体感觉
下一篇:关于《人生大事》,我们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