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国漫“擎天柱”纵身一跃 《雄狮少年》吼出原创强音

向国漫“擎天柱”纵身一跃 《雄狮少年》吼出原创强音

12月17日,被戏称为“无大咖、无IP、无流量”的“三无”国漫《雄狮少年》公映。8.3分的豆瓣开分、年度国漫的绝佳赞誉,都让《雄狮少年》成为年底最炙手可热的动漫电影。

《雄狮少年》无论是对传统醒狮文化的再现,还是对现实生活的关照,它都走出了国漫独一无二的艺术路径。

表面看来,《雄狮少年》主题是周星驰式的少年“咸鱼翻身”,但加入留守少年生活困境的故事因子,显然为其注入了现实主义的叙事基底。从这一点来看,《雄狮少年》开启了国漫更多可能性。

现实主义做叙事基底

有错综巷道、街坊四邻,也有市集烟火,田野繁星……《雄狮少年》构筑了带有乡村记忆的场景。它和钢筋水泥中的广州都市画卷,勾勒出少年阿娟的生活演变。

以阿娟父亲意外病倒为分水岭,《雄狮少年》分为截然不同、又前后相继的两大篇章。故事的上半场,是废柴少年寻梦记,它天然带有对周星驰的致敬,插科打诨中不乏小人物的心酸往事;故事的下半场,更是它的高光时刻,它以情绪炸弹的破防功力,尽情讴歌“不认命”的精神价值,也展示出现实世界的深切关注。

某种意义上,《雄狮少年》以极度写实的风格,展现了进城务工少年的徘徊与挣扎。在灯红酒绿的大城市里,阿娟睡着下下铺、一天打几份工,辗转多地却始终舍不得扔下狮头。楼有高低,人有阶层,狮头是梦想的隐喻。

狮头还像是一个做梦装置,让阿娟能在两个世界里来回游走。摘下狮头,留守少年不得不奔赴城市,撑起全家的经济重担,仿佛仅仅才过一瞬间,少年逐梦的恣意已经不在,剩下的只有进城务工的隐忍与韧劲;戴上狮头,他又能重温满腔热血,在密集鼓点的助威下,点燃胸中残存的梦想威力。

国漫需要更多可能性

尽管备受赞誉,《雄狮少年》仍因主角造型惹来争议。但笔者认为阿娟等一众主角的造型,与以往的日漫风格截然不同,反倒因沾染生活烟火气,更具热血、力量以及与生活对抗的精神。

有网友评论指出,阿娟、阿猫、阿狗、咸鱼强等众多人物,打破了千篇一律的“大眼睛”造型,帮助国漫实现了脸谱多样化。

让艺术回归到艺术本身,或许是解开《雄狮少年》争论的钥匙。人物造型是主创们对于普通少年的艺术还原,代表着鲜明的审美取向,在不影响主题表达时,外界不妨多一些宽容之心,少一点有色眼镜。

《雄狮少年》最重要的,还是开创了国漫的更多可能性——它没有依赖传承数百年的神话IP、没有模仿欧美动漫的叙事套路、没有刻意迎合低幼动漫市场,而是踏踏实实地,从传统文化中,找到映照当代少年的独特表达。

也正因“无大咖、无IP、无流量”的“三无”特性,《雄狮少年》才能潜心原创故事,用耗时费力的“笨办法”代替短平快的“艺术捷径”。人们也才能在极具岭南韵味的氛围里,去感受醒狮文化,与少年的成长蜕变产生共情。

豆瓣电影上,有网友为《雄狮少年》给出了简短而有力的评价,“它无限接近国漫该有的样子”。那么,国漫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

电影的经典台词,为它和更多国漫做出了回答——“人这辈子,就像舞狮,上山下山,阿娟有自己的路要走。”以《雄狮少年》为代表的国漫,以及国漫工作者们,都需要像阿娟一样,面对擎天柱纵身一跃。

心里住着一头雄狮的国产动漫,才能真的发出震天动地的一声吼。

TAG标签
上一篇:@明星、网络主播 刚刚浙江上海北京税务局接连通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