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与电影颇有渊源的解直锟离去,毛阿敏会接手中植系吗

随着与电影颇有渊源的解直锟离去,毛阿敏会接手中植系吗

随着与电影颇有渊源的解直锟离去,毛阿敏会接手中植系吗

最近几天,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的意外离世以及他的中植系版图成为一大热点。记得“艾维电影”第一次提到中植系,是在2018年。彼时“中植系”正在接手星美部分影院,详见“星美找到“接盘侠”?电影市场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惨”一文。时隔三年,“中植系”成为热搜却是其掌门人的突然辞世,可谓世事无常。

其实,“中植系”的知名度并未如其版图那样庞大,“中植系”及解直锟之前一直是比较低调,不为外人所了解。解直锟也从不接受采访,公布在外的照片都是重复使用。反倒是其夫人毛阿敏为大众所熟知。但随着解直锟的离世,“中植系”以及继任掌门人等话题也成了资本市场的重要谈资。

“中植系”是一家公司吗?

“中植系”,是一个比较神秘的词。未涉猎投资领域的人可能对“中植系”很陌生,有人甚至认为中植系是一家公司。其实,中植系所代表的并不只是一个公司或者一家企业,而是一个庞大的企业群。

“中植”由来是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根据百度百科资料显示中植集团成立于1995年,2001年,通过控股哈尔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进入金融产业领域。近三十年的时间,中植集团建立了完整的资本版图,旗下涵盖金融投资、并购、财富管理、新金融四大业务板块,核心金融平台包括中融信托;四大财富公司――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其中恒天财富规模曾破万亿;还有726亿元规模的公募――中融基金以及数百家的私募。

根据网上相关媒体统计,“中植系”参控股的上市公司有30余家。

随着与电影颇有渊源的解直锟离去,毛阿敏会接手中植系吗

数据来源:野马财经

“中植系”股权结构隐匿复杂,有知情人士表示,从解直锟到控股企业,有时需要穿透8层持股关系,才能找到两者之间的联系。所以根据天眼查的数据,解直锟目前所拥有的公司只有12家,但实际掌控的公司却有1000家,由此外界称其为“中植系”。

“中植系”与电影的渊源

从中植集团公布的“治丧委员会名单”中可以看出,于东、陈凯歌、陈红赫然在列,从中可以看出“中植系”和电影行业的存在密切关系。

是的,电影是“中植系”涉足的产业之一,并且深入内容制作和放映终端。

在内容端,最为人熟知的是“中植系”与博纳影业的关系。

2016年12月20日,博纳影业宣布完成继私有化后总规模为25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

随着与电影颇有渊源的解直锟离去,毛阿敏会接手中植系吗

图片来源:网络

在博纳的这一轮投资里,除了中植企业集团直接对博纳投资外,中融鼎新和中泰创汇也是中植系旗下的另外两家投资公司。也就是说在此轮投资里,中植系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通过三家公司对博纳进行融资。源于这层关系,博纳影业 CEO 于冬成了其治丧委员会的一员,并按照姓氏笔画排在第一位。

随着与电影颇有渊源的解直锟离去,毛阿敏会接手中植系吗

图片来源:中植集团

内容上,“中植系”押中了站稳主旋律电影制作公司第一梯队的博纳影业。《中国机长》也是中植集团在成为博纳的股东后,第一次以出品方的形式直接参与电影投资。《攀登者》的投资方里,高晟财富也是中植系旗下四大财富管理公司之一,其他三家为恒天财富、大唐财富和新湖财富。

在放映终端里,“中植系”也有布局。2018年,星美控股“爆雷”,导致258家星美影院暂停营业,占其院线总数的80%。当年年底,“中植系”旗下高晟财富年底通过深圳杰弗投资公司全资收购了成都润运影院管理有限公司和兴华市南方影视文化有限公司,随后又将苏州星美影院管理有限公司和佳木斯名翔影院管理有限公司收入囊中。在此之前中植系已经先后接手星美多家影院。

去年9月份,据贝壳财经报道,“中植系”已成立院线管理公司,接盘了星美系旗下部分影院。该院线管理公司为内蒙古天骄故里影院管理有限公司。企查查信息显示,内蒙古天骄故里影院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4月16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闫闪闪,内蒙古天骄故里影院管理有限公司为中海汇鑫(青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控股,解直锟持有中海汇鑫100%的股权。

事实上,中植系对电影行业的渗入不止上述这些。根据网上公开消息,2015年4月,“中植系”对笛女传媒进行过8812万元人民币的股权投资,2017年幸福蓝海以7.2亿元的价格收购笛女传媒80%的股份;2016年6月,芒果TV进行金额达15亿元的B轮融资,中融鼎新是8个参投方之一;参与出品过《一出好戏》和《我不是药神》的中南文化,同样也是中植系旗下的一份子;广告传媒巨头—分众传媒亦有中植系的身影。

由于电影行业是一个在聚光灯下的产业,因此,相比其他领域的投资,电影行业增加了“中植系”的曝光度,让“中植系”被不少不熟悉投资的人所知。从其投资的影片票房、博纳影业的业绩以及接手的星美影院来看,“中植系”在电影领域的投资可谓是名利双收。

随着与电影颇有渊源的解直锟离去,毛阿敏会接手中植系吗

“中植系”旗下恒天财富在《都挺好》中的植入广告

电影之外,屡屡“踩雷”的金融投资

虽然在“中植系”庞大的资本版图中,电影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但其他领域的投资却屡屡“踩雷”。

“中植系”以“PE+上市公司”模式拓展,通过中融信托等平台撬动资金杠杆,充当输血通道,再以“二股东”身份入主上市公司,表面上看与“中植系”并无股权关系的上市公司,实际上长时间接受“中植系”的资金输血。在这个过程中,“中植系”踩过一些“巨雷”。

比如,向天山生物发放的11.6亿元无法收回,其设计的“债转股”的方案也遭到大部分天山股东的拒绝;“中植系”接盘的另一家上市公司融钰集团也上演了一模一样戏码;向易到、乐视网借款33亿元,难以追讨;借给中弘股份5亿元,如今公司已经退市,难以收回;买入2.74亿股康得新,遭遇公司财务造假股价暴跌,浮亏约40亿元;康美药业浮亏约15亿,长生生物约2亿元,东方园林约1亿元……

而解直锟目前实控的8家主要公司在主营业务上可谓乏善可陈,多家归母净利润为负,负债率超过60%;就在解直锟离世的当日,其实控之一的康盛股份收到浙江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因存在重大会计差错更正。

另外,“中植系”金融板块也深陷风险之中:

中融信托是“中植系”关键资产和资本运作枢纽。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的金融去杠杆,以及金融业加强监管风暴,让影子银行和信托业成为重点整治对象,中融信托这个“钱袋子”的施展空间也骤然减少。

“中植系”旗下大唐、恒天、新湖三家财富公司被指利用“伪金交所”作为融资通道发行了大量理财产品,规模至少达千亿元;恒天财富旗下嘉金、嘉星两个系列私募集中爆雷,总规模超22亿元;恒天财富代销基岩资本“东方价值5号”私募爆雷;代销的基岩“东方价值一号”、“五号”两只基金被爆原本投资B站的钱被挪作他用,使得投资者血本无归。而“中植系”旗下的公募基金中融基金,今年则出现两次基金发行失败的情况。

以上种种都蕴含了“中植系”这个庞大金融帝国的巨大风险。原本身居幕后的解直锟于2019年走到前台,也许就是想解决这些问题,但出师未捷,斯人已去,未免遗憾。

随着解直锟的去世,万亿的金融版图走向何方?谁来接班?作为公众人物的毛阿敏能否接手?这些都成了市场瞩目的焦点。

三言两语无法复盘“中植系”帝国之路,也无法道尽解直锟的传奇人生。不管如何,从印刷工做到万亿金融帝国的掌门人,解直锟和他的中植系,注定会在金融史上留下一笔。

参考文章

毛阿敏丈夫突然离世,留下中植系万亿金融版图市界

毛阿敏丈夫、“中植系”实控人解直锟猝然离世背后:印刷厂工人到资本大鳄的金融风云

万亿“中植系”的彷徨与新生 21世纪经济报道

毛阿敏身后的万亿帝国:解码中植系的文娱投资地图 河豚影视档案

TAG标签
上一篇:内娱再也找不出第二个陈凯歌
下一篇:首部儿童教育题材电影《天战白蛇之封神》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