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打脸”来了。

之前Sir聊过一部9.1的高分韩综《血战》,尺度之大,我们望尘莫及。

想完全复刻确实不太现实。

但只要稍微拓宽一点边界。

这档国综最近就悄悄“惊艳”所有人:

《决胜21天》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有人说这是合理合法的“鱿鱼游戏”。

11位参与者,封闭空间,21天社交实验……

模式听起来有点熟?

远有始祖《幸存者》《Big Brother》,一个41季一个24季;隔壁神综《血战》,一开播直通天花板。

吃吃喝喝,尔虞我诈,撕×抓马,还能有什么新意?

嘿,这节目还真想玩出点花样。

节目最大噱头:首档实境博弈实验节目。

很高端的样子?

“博弈论”听起来高大上,实际我们生活经常接触到,Sir就说几个“博弈模型”。

高考填志愿,分数高不成低不就的你要和别人博心态,玩的就是一场——少数派:

每一个个体需要从A和B中做出选择。博弈收益在游戏结束后公布,选择属于少数派的一方获得收益。

妈妈叫玩电脑的你过去吃饭,胆敢哼哈两句,等待你的绝对是——最后通牒:

两名参与者进行的非零和博弈。一名提议者向另一名响应者提出一种分配资源的方案,如果响应者同意这一方案,则按照这种方案进行资源分配;如果不同意,则两人都会什么都得不到。

路上开着车和一个路怒司机发生剐蹭,你即将面临着一场——懦夫博弈:

一个玩家让步对于双方都有好处,而玩家的最佳选择取决于其对手会做什么:如果对手让步,那本方就不应该让步,但如果对手不让步,本方就应该让步。简而言之就是“不要命的最大”。

团队的工作出差错,看着酝酿着唾沫星子的领导,你会沉默、甩锅还是背锅?

某种程度上,你正面临着——囚徒困境:

囚徒们彼此合作,坚不吐实,可为全体带来最佳利益(缩短刑期),但在无法沟通的情况下,因为出卖同伙可为自己带来利益(无罪开释),也因为同伙把自己招出来可为他带来利益,因此彼此出卖虽违反最佳共同利益,反而是自己最大利益所在。

Sir不得不说节目脑洞挺妙,这噱头说出来就唬住不少人。

但等真正开播,争议也没停过。

评分随着热度略有下跌:8.0→7.8。

具体评价渐渐两极分化: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究竟是把理论玩出花的“博弈”天花板,还是打着博弈幌子的纯撕×真人秀?

大局已开。

谁是高瞻远瞩的棋手,谁是身在其中不自知的棋子?

Sir带你入局。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01

先来看选手配置。

11位参与者,虽不是明星,但或多或少也不是纯素人。

男选手6位。

智商担当,《密室大逃脱》的三清博士火树(清华本硕博,研究核物理);

性情中人,靠《变形计》“真香打脸”发家的王境泽;

情商担当,《奇葩说》高情商辩手的毛东;

《同一屋檐下》大度男嘉宾李丞壕;《机智的恋爱》里的“霸总”乌兰;击剑运动员张宇。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女选手5位。

《创造营2020》的练习生伍雅露;东方卫视主持人余有矿;高级战略分析师邱晗;国际公共政策研究生的刘子洛,香氛品牌主理人恺恺。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节目没时间搞什么花里胡哨,开场就是快准狠的“面评”:

选手挨个进入任务房途中,一来一回彼此打个照面,彼此进行评价。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面带微笑,暗流汹涌。

比如被“貌相”了的博士火树,在面评里的第一印象是“智商不高,不太聪明”。

感觉又智商好像可能不是很高

因为他衣服正中间写了一个兵不厌诈

智商高的一般会藏得比较深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再看游戏规则。

没有网络,没收手机,与世隔绝的“小社会”。

流通货币是“博弈币”,选手每人有1000个初始博弈币,一个公共账户一个私人账户。

住宿水电费,买吃的喝的都走公共账户,大家能看见数额变少。

私人账户的博弈币,影响最后胜负。

如果彼此的第一印象是“贴标签”,那接下来就要开始“撕标签”了。

公共账户数额为0,首先要去X房间开始第一次公共账户投币。

按规则,同一时间只允许一名选手投币,不会公开单人投币金额,其余的参与者则需要上一名参与者投币完成,从房间内出来之后才能再次进入房间。

第一次交公费,交不交,交多少,告不告诉大家,说不说实话,都由你自己定。

公共物品博弈,已然开始。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节目组没有说明这一次的投币具体用来支付哪项费用,大家还在为每人交多少讨论得如火如荼。

那边,“真性情”如伍雅露已经开始了单独行动。

她想法简单直接:

21天1000个币,每天45到50的流水,只要投的比平均值多一点肯定就OK。

于是,60个币被美滋滋地投了出去。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回来一看,发现大家已经达成了协议:每人100个币。

她骑虎难下,可当有人提出帮她“补交”时,她却以“信不过”拒绝了。

大部分玩家秉持“遵守约定”的原则,投了100币。

有冲着未来合作博个彩头的毛东,投了125币。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也有抓马的。

恺恺以自己喝水多为由,谎报自己交了120,实际只交了100。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 表示自己要增加“游戏体验”感

这只是第一步,之后当公信力很高的余有矿被委派去扣除200的“水电费”时,看到了之前交费的总额:1140。

暗自庆幸:100×11=1100<1140,大家都很诚实,还有好心人多交了嘛。

有电了,灯开了,听到1140的数额,大家欢欣鼓舞。

可有一个人的心,却乱了。

“真香打脸”的王境泽嗅出了危险,因为他交了300币,投石问路。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一定有至少1-2个人,少交,甚至没交钱。

在准备点烧烤吃晚饭时,王境泽突然摊牌,一语点醒梦中人。

这时,所有人才回过神儿来。

高、兴、早、了。

有人大受震撼,还有人,幸灾乐祸。

没错,就是火树,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因为他:

在之前把100博弈币在众目睽睽之下交给张宇,让他代投。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在这种焦灼环境下,迅速撇清了自己。

一盘,大家嘴里的报出的“数字”和实际上交的差了120。

当大家还在猜疑是哪些人“缺斤少两”时,多报了20的恺恺,反而心里门儿清。

她非常清楚,只有一人没交约定的100币。

会是谁?

这才是入住第一天,一次“缴纳公费”吹响了冲锋的号角。

搓搓手,就问你兴不兴奋,期不期待?

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席卷而来。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02

《决胜21天》可以分为三条线:

高智商博弈线,撕×线高情商社交线,cp/联盟线。

每人目标不同,自然玩法不同。

像乌兰,野心勃勃,享受竞争。

第一次交公费,做了一毛不拔的“搭便车”的人(没被人发现)。

到了第二天野心都懒得藏,在“提案”游戏冲到最前面。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吃透了“只准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和“仅有30分钟”的游戏规则。

第一轮乌兰打算独占30分钟时间,让自己的提案自动通过。

在外等待的六人也没闲着。

结成联盟,超过半数,掌握了这场“多数决”的游戏。

为了不过分树敌,乌兰最后留了1分钟给邱晗和张宇提案。

将“想赢”写在脸上的帅哥,还和李丞壕在暗地里联盟。

玩游戏和投票时,还使出“狼踩狼”战略,隐藏身份。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有人在策略上玩得风生水起,有人在博弈空间里大展拳脚。

火树,一心只想好好玩游戏。

他的聪明从不藏着掖着,甚至有点凡尔赛。

那不就是一个很简单的游戏吗

这个游戏大概在我小学的时候

我妈就和我玩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在乌兰和李丞壕玩巴什博弈时,他在外主动教给大家游戏的“必胜法”。

像老师一样,试图教会大家:

先手必赢

一组凑够八个就稳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自己玩游戏,更是很难输掉。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 玩的就是“阳谋”

玩游戏,拼智商,火树没在怕的。

至于游戏外的社交?

妥妥短板,各种尴尬。

一开始就被看作最具有威胁性的对手,一度被列为“好感度最低的人”。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他会被投走吗?怎么破局?

余有矿,智商与情商结合,打一手平衡。

曾经是主持人的她,控场能力MAX,擅长解决纷争。

发现有人乱用公款,想出了分三个小组,选出信任组长代投,再出问题找组长。

分成443三个小组

3个组长代表小组去投

如果博弈币出问题

把组长(在投票日里)投掉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 小组责任制

身居有话语权的领导角色,拉好感的同时也容易“拉仇恨”。

但她绝不轻易结仇结怨,提议通过获得了200奖金,还分了100给剩下5个没拿到钱的选手。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妥妥高情商,也一度是金币最高的人。

有要做自己的。

伍雅露,第一次错过公费讨论,第二次错过规则制定,也不打算服从规则。

那么第一次公投,Say goodbye吧。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当然,也有见风使舵的“墙头草”。

张宇的言行,堪称节目里的迷惑行为大赏。

第一天夜里,为了用完公费,不惜全买衣架。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提案”环节,突然起身插入排队的人群,要给自己争机会。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博弈空间,一边立“持之以恒,永不妥协”的运动员人设。

一边说自己“没搞懂规则”,弃权,啪啪打脸。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都是策略,无可厚非?

还没完呢。

真香哥王境泽,目标总是动态变化。

像第二天发现金币为负数,人人自危,在盘谁在夜里搞小动作。

只有王境泽,果断上交20金币。

真不在乎?还是想立霸气外露的“合作者”人设?

不,早上起来从7点到9点都在算计,孩子只是想吃饭: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可别以为孩子真傻。

到后期,战局清晰,他逐渐成为占据主导权想赢的人。

带起了小跟班,还有了cp线……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斗情商,斗智商,拼人缘,比策略……

更厉害的是,连观众反应和节目效果,也被选手考虑进去。

中途新人进入节目。

新来的帅哥,双商高,玩游戏厉害,和火树关系不错。

这个潜在对手威胁太大,要不内投就投他?

呵呵,人家早料到自己会被针对。

先是一波“送温暖”式的糖衣,如果不行,那就来“道德”炸弹。

你们投我我其实很开心

我这么跟你说 我第一天来作为一个新人

难看的是你们不是我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投他,赢了游戏,却也输了人心。

啧啧,有内味了

玩家的对手,不止在场上,还在场外。

真正赢家,不仅要赢得漂亮,还要赢得体面。

03

《决胜21天》也有自己的局限性。

从选角来看,像这样的生存竞赛类节目,本应该越往后,留存的选手差异化越大,但各方面能力都越强悍。

像《老大哥》评分高达9.2的第十季,后期选手风采各异。

颜值双商在线的足球训练员Dan,鼓励54岁的美容师完成挑战;有75岁祖父级选手Jerry,不仅观察判断能力满分,那身肌肉一看就不是吃素的。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但纵观《决胜21天》,现在也算是后期白热化阶段,留下的人里,还有随大流和跟风走的。

这当然也是“社会性”的真实切面。

总导演谢涤葵,代表作《变形计》和《爸爸去哪儿》。

谢导近年来专注“社会实验”,明星实验综艺《五十公里桃花坞》就出自他手。

同样是21天,同样要展现当代社会的群居生活面貌。

结果《桃花坞》开播即消失,成为2021国综尬中尬。

苏芒:我认为没有生存,就没有后面的理想生活

张翰:我说那是不是要立合同

宋丹丹:实际上我们是一群人,我们是要建立友情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桃花坞》就像是《决胜》的反面——前者朝着“乌托邦” 出发,却让我们看见“乌托邦”是多么遥不可及;后者没有预设目标,反而更接近现实。

尤其于“博弈论”结合后,的确增加了看点。

节目中选手都能找到“理论原型”。

复读机:我第一次会合作,但之后,我会选择和你之前一轮一模一样的选择

千年油条:永不合作,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

黑帮老铁:先给你面子,跟你合作,你只要敢欺骗,我就算死到临头也不会再和你合作

万年小粉:我们大家做朋友吧

福尔摩星儿:人喜人是我的特长,游戏开始我会「合作」「欺骗」「合作」「合作」,但如果你反过来欺骗我,我会像复读机那样跟着你出牌,如果你一直不欺骗,我会像万年老油条一样榨干你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 游戏《信任的进化》

在时间有限的比赛中,王境泽抓住了人类的本质,复读机:

复读机也有很多别名:黄金准则,互惠利他主义,以牙还牙,互惠宽容。这就是为什么“和平”会如雨后春笋一般在一战的战壕中蔓延开来:当你被迫每天与同一批人进行同样的游戏(例如战争)时,复读机这样的人不单单会赢得一场战役,他们会赢得整场战争。

火树更像是“侦探”,擅长游戏,分析人性,但他独来独往,没有团队。

张宇可以说是“千年油条”的低阶版,骗术不算高明,总会被识破,观众气得不行,但不妨碍他能依靠规则和策略,走得长久……

同时,《决胜21天》当然有很多不足。

它终究没搭建起一个足够残酷的生态竞技场,也难以在极致的环境里去试探人性的深度与底线,于是节目后期嘉宾之间渐渐脱离了“博弈”,反而进入拉家常般的儿戏,和一遍又一遍无足轻重的投票。

但就像它的定位一样,这是“一场实验”。

第一步已经迈了出去。

那第二步,第三步……

Sir希望后来者,能迈向我们更陌生而广阔的未知。

《变形计》导演又开始做“社会实验”了?节目一开始就以貌取人?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西贝偏北

TAG标签
上一篇:《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官宣主演全阵容 任敏辛云来李孝谦周雨彤陈宥维齐聚“异地恋”
下一篇:陈赫、蔡文静主演《幸福生活》在成都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