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

主创很桃气vol.43

作者/杜瓦

剪辑/奥特光

“我们不敢挑战角色,应该说是角色挑战我们啦,”青峰笑眯眯地说道,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角色设定是歪瓜裂枣,演的不好也不能怪我,我就演不了歪瓜裂枣啦。”

池塘怪谈》登陆腾讯视频前,叨叨成功与鱼丁糸的成员们网络连线,听他们更新近况。他们如印象中一般活泼又健谈,稍不留神就跑题到外太空,常常逗得两边工作人员一阵爆笑。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与苏打绿这个名字暂别后,他们用鱼丁糸开始新的旅程。发新专辑开演唱会,还与程伟豪导演合作微短剧《池塘怪谈》,配合新专辑做视觉化的尝试,又做出品人又客串演出,颇有火力全开的架势。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休团的三年曲曲折折,新专辑的音乐风格大变让不少粉丝调侃:现在站在大家面前的是钮钴禄·鱼丁糸。

不过这也只是一句调侃而已,了解他们的人都知道,他们本就不爱做重复的音乐,不愿意被标签束缚,温柔的背后,是坚定的自我。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悬疑撞上青春

鱼丁糸与程伟豪结缘于去年的《缉魂》,主唱吴青峰为电影献声主题曲《不苦》。要做《池塘怪谈》的项目时,他们第一时间想到了程伟豪。

过去程伟豪导演的名字常年来与诡谲阴郁的悬疑片绑定,他最有名的作品也是以民俗传说闻名的恐怖题材《红衣小女孩》系列,这似乎与鱼丁糸的风格大相径庭。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但这一次他们想在“我就奇怪”的主题上,发展出一个荒诞暗黑的青春故事,这样看来,他们又的确合拍。

这部微短剧共十集,每一集仅有十分钟的时长,主角是普通的高中生江小鱼。故事始于一场让他失忆的车祸,他和朋友们所在的车子因为被摩托车追赶在高架桥发生意外,醒来后却被同行的朋友指控为驾驶员。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未成年无证驾驶,他收到学校退学的处分。尽管小鱼失去了记忆,对于那晚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但可以确定的是自己并不会开车,那么其他人的指控根本就是对自己的诬陷。

面对这样的无妄之灾,小鱼内心充满了愤怒与不解,他约了朋友在池塘边见面,希望问出实情。

但到底年轻气盛的高中生,没说几句小鱼和小伙伴就陷入了打斗,小鱼跌入池塘不断下沉。再次醒来时,原本混乱的池塘一片宁静,周遭的朋友全部消失。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但很快他就搞清楚了,此时自己已经身在另一个时空,这个时空正在车祸发生的那一天,江小鱼还没有被学校开除。

他决定阻止这场高中生一时兴起的深夜冒险,但在每个环节都因为微小的偏差失利,最后眼看着他们的车子越开越远,江小鱼别无他法,只好骑上摩托车企图追上他们,但这个举动却迫使他们在慌乱中开上高架桥,悲剧再次重演。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原来那晚骑摩托车的人其实也是自己,一个莫比乌斯环就这样连成了,再加上小鱼的扮演者也出演了陈韵如的弟弟,《想见你》的悬疑感扑面而来。

不过短小的体量自然无法面面俱到,讲出一个千转百绕的故事来,《池塘怪谈》胜在简单精巧,与《池堂怪谈》这张专辑互相嵌套,有不少小彩蛋供挖掘。

故事开始在2004年5月30号这一天,正是苏打绿出道的日子,他们在那天发布了《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电视里的新闻字幕正好在介绍这张单曲。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每一集的名字都是以新专辑的歌曲命名,《我就奇怪》、《金鱼火花》、《脑波弱》等等章节串联起了整个故事。

第一集开头的念白是《小情歌》最有名的歌词:你知道就算大雨让整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

故事的主角分别叫小鱼、阿丁、阿糸,连起来正是他们的名字。鱼丁糸的成员们也在其中客串,阿福、家凯是不着调的交警,馨仪饰演的网吧店员被青峰调侃演出了老板娘的架势。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因为他们的加入这个故事变得奇幻又有趣,虽然涵盖着时空穿越、犯罪悬疑的元素,归根究底还是一个青春故事,江小鱼一次次穿越,希望改变自己悲惨的结局,但最后他决定顺其自然。

青春里的错误遗憾都有,但更重要的是向前看的决心,而不是悔恨过去,这也是长大的过程中的重要一课。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消失"的三年

苏打绿上一张专辑是2016年发行的《冬:未了》,距离那时候已经过去了五年。五年不长不短,但足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休团三年结束,他们以鱼丁糸的名字归来,因为疫情的原因,只能在七夕那天以线上直播的方式宣布回归。这个回归路线肯定不是最理想的,但得到的反馈已经超乎想象。

《起点终点》发布之后,评论涨到了1.5万条,从苏打绿拆分出的这三个字鱼丁糸慢慢占领乐迷心中的位置,粉丝名从打粉也变成了浮萍,但其他一切如常,正如粉丝所言:苏打绿是六个人,不是一个名字。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我知道有一个粉丝群叫小池塘,我就在群里面,”阿福告诉我们,“但他们根本没在顾虑我(笑)”。疫情波动导致回归活动诸多受限,但对于浮萍来说,今年依旧是很幸福的一年。

鱼丁糸终于发行了一张新专辑,歌曲的创作不再和之前一样由青峰担任主要生产力,成员们采用了一种类似接力创作的方式,大家准备了很多demo,最后从里面选出十首歌。

“这次不是以往大家习惯的创作方式,我们用各自的语言去表达我们到底想做什么样的事。”在团队活动缺席的三年,他们把生活中遇到的事情都记录在这张专辑里,再与粉丝分享。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我就是个朴实无华的BASS手》里是馨仪对BASS手刻板印象的反击,《在世界的尽头大声地说我恨你》是面对伤害过自己的人依然可以洒脱。

《sorry青春》是严格意义上他们第一首写青春的歌。“但sorry不是道歉,”他们告诉叨叨,“它主要是回顾自己的青春,怀着对自己的爱谢谢青春时期的自己。”

这张专辑里展现了乐队成员更为真实丰富的生活与人生态度,还有更多他们在音乐上的审美趣味,比起规整抓耳,《池堂怪谈》融入了更多音乐的实验性。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起点终点》的结尾与《我就奇怪》的开头可以串联起来,《Joyful Day》弱化了人声放大了鼓的效果,《我就是个朴实无华的BASS手》里有馨仪的念白。

不过最出其不意的当然与程伟豪合作的微短剧《池塘怪谈》,别人都是用歌推剧,他们倒好,拍了一部剧来打歌,这样的惊喜也是鱼丁糸风格的一种展现。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池塘怪谈》在腾讯视频上线的同时,鱼丁糸也官宣了一系列接下来的安排:重录专辑,开演唱会,这个出道十七年的乐队以“新人怪物”的姿态重新运转起来了。

“你们会给自己制定KPI吗?”听完叨叨这个问题后,馨仪愣了一秒钟说道:天哪,什么是KPI啊?

他们的音乐无论是内容还是技术上都依然充满活力,但创作观上又保持着老派的风格,在浮躁的环境中保持着自己的步调,要求自己坦诚地表达自我。

出道十七年的鱼丁糸,突然想聊聊青春|主创很桃气vol.43

他们一直都不会做太明确的计划,一年要出几首歌,开几场演唱会,像to do list一样打卡完成任务,诸如此类都不会有,这一点从出道起就是如此。“创作还是不要压力在,就是大家尽量做就可以了。”

这样的心态就像在跑马拉松,不用随时保持冲刺的状态,但是执着又稳定地匀速前进。就算陷入池塘也没关系,他们会爬起来讲一个漂亮的故事给你听。

(喜欢本文的话,点击关注公众号AKA桃叨叨,这里不缺好故事~)

TAG标签
上一篇:创新强者·至高荣耀,2021金触点大奖揭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