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这就是《雄狮少年》的流量密码

也许这就是《雄狮少年》的流量密码

对于近现代逐渐走向开放的中国来说,广州是一处独特的存在;“中国少年”们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对未来的彷徨、对自身命运的解读,集中性地在这里爆发。相信《雄狮少年》选择了几个从小乡镇走向广州的“道山靓仔”作为中心人物不是偶然,选择了监制张苗口中“当下、古老而热烈”的舞狮作为线索也不是偶然,这部影片实质上是在试图为动画界一直追寻的“国潮”完成一种现代语境下的溯源:它发生在今天的观众所熟悉的环境中,能够与当下对话,同时保持着“中国制造”的身份。

福利!《雄狮少年》赠票,参与详情请见文末!

作者:宜超

编辑:蓝二

版式:王威

也许这就是《雄狮少年》的流量密码

中国动画电影也开始正式涉猎“现实主义”了——这是口碑正在持续发酵的《雄狮少年》近日引起动画界、电影界广泛讨论的核心话题。

影片监制张苗称这是一次几乎没有先例可参考的、特别有挑战的探索;他为心目中的现实主义动画做出的定义是,“如梦,如幻,更如真的状态”。

在影片呈现的观感中,这种“真实”的状态突出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动画视觉效果上所展现的细致、极致的“拟真”技术,以至于频频有观众发问“是不是有实拍的部分”;二是在价值观的表达上,影片抛弃了让主人公成为大赢家的套路,让人感叹“这才是真实的生活”。

在影片的成熟度和故事的创新力事实上还需提升的情况下,从目前的口碑来看,也正是这两方面各自俘获了一大批观众的心,它们共同构建的“真实感”,可能正是拆解《雄狮少年》“流量密码”的关键;而此前我们似乎极少在谈及一部动画电影时,将“真实”总结为它的优势。

比童话拥有更大能量的,是直面真实

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曾经形容童话最大的魅力是“即便是面对那些最可怕的魔力,我们也总能找到办法来摆脱它们”。这点同样也一直是动画电影的制胜法宝:作为最能代表电影艺术“幻象”特质的类型,动画电影以它童话的本质,成为一种“幻象中的幻象”;在无往不胜的英雄神话中,我们得以抵达一种现实难以触及的境域,获得异世界的体验,也获得心灵的慰藉。

而借观影来“做梦”的代价是:观影那一刻选择相信童话的自己,很有可能在走出影院、被拉回现实时形成心理落差,从而瞬间倒戈,醒悟“童话里都是骗人的”——这里并不是要否认童话存在的意义,不过,如果把动画电影的目标受众主要定为成年人,那么似乎童话就不一定是最有效的解药,至少,它的药效不够持久。

我们试想为《雄狮少年》安排另一种皆大欢喜的结局,比如:少年阿娟在众鼓齐鸣中有如神助、顺利登顶,从此邀约不断、走上人生巅峰,那么影片也许就会与任何一部“热血”影片无异。而我们在影片中看到的结局却是:与舞狮大赛评委的预想一致,擎天柱确实不是用来给人登的;阿娟最终还是那个打工仔,只能在出门前留恋地看一眼重被挂回墙上的梦想和笑容。

影片的高光时刻表面上戛然而止,这出乎了观众的意料;我们太习惯于一个顺理成章的完美英雄式结局,一时间似乎回不过神。而更出乎观众意料的是:明明主人公并没有成为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为什么自己还会不由自主地被触动了呢?

也许这就是《雄狮少年》的流量密码

原因也许恰恰就在于影片这一打破童话幻象的举动,提示了成年人可能常常会忽略的事实:有的时候,直面生活本来的样子,反而是我们这些没有七彩祥云可踩的凡人们,能够给予自己的最大能量;比起绕过、逃避生活中那些孤独无助、为生存而奔忙的现状,承认它、与它对峙,也许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影片对现实的关照还体现在其它一些细节中。比如(以下不排除本文有过度解读的可能),女阿娟在影片开场展现过娴熟高超的舞狮技巧后,就再未露出过身手,而只能寄希望于男版的“世界上另一个我”去替她完成舞狮的心愿,这是否在暗示现实语境下女性无法获得与男性同等的发展资源,无法追求事业的无奈?相信类似的“彩蛋”正是让许多观众决定“二刷”的原因之一。

在强调与现实贴合的价值观下,影片极力呈现出高度写实的动画场景渲染,处处隐藏着惊人的匠心细节,整体场景与氛围也几乎显现为现实世界的镜像。这些都无疑为观众营造了一种更为恍然、充满现实代入感的视觉奇观——原来在“动画片”里,还可以体验到这样一种似梦若真、虚实难辨的世界;这个世界不是仙境、神界,而是你我正生活其中的真实世界。

也许这就是《雄狮少年》的流量密码

当然,影片部分被诟病的点,其实也发生在“真实性”方面:有一些过于刻意的“鸡血”台词和念白,让人很难想象会发生在现实生活中;主线人物的塑造依旧有扁平、脸谱化的嫌疑,人物可能还是没有完全脱离戏剧化创作的模型。

而必须看到的是:《雄狮少年》所定下的现实主义基调,尽管只是一次初探索,仍有很大进步空间,但已经可以说是为中国动画电影的发展方向提供了新的思路。正如本片导演孙海鹏一样的动画电影人常常提及的一点:动画有无限可能,“它其实可以承载很多很多东西,不应该被‘动画’这个名字给限制住”。

也许这就是《雄狮少年》的流量密码

表达现实主义,为什么要用动画的语言?

关于《雄狮少年》,有一个普遍疑问:“为什么要用动画去做现实主义?而不是真实地拍一个真人的片子呢?”

监制张苗在此前的访谈中曾给出答案:可行性和必要性。关于可行性方面,张苗用他第一次欣赏超写实主义油画家冷军的人物肖像作品时,所感受到的那种胜似照片的惊人表现力举例,首先认定了在美学和技术角度,使用“动画表达的力量,做出比现实更现实的东西”是绝对可能的。

关于必要性的方面,动画可以在现实与梦境间大胆游走的特性,被再一次放大和挖掘。“在我们脑海里,动画的自由度和表达都用在讲神幻和更酷炫的故事上面了。”张苗给到主创团队的愿景是:“要有代入感,忘记它是动画,但是又能在现实语境里,体会到动画所带来的表达乐趣和自由。”

也许这就是《雄狮少年》的流量密码

举例来说,在多个全景视图的造景和色彩表现上,影片表现出了基于现实而又洋溢着梦幻氛围的视效:男女两位阿娟在山顶大片的木棉花树下对话,阳光变幻、树枝摇曳,真切到好像可以闻得见空气中的花香,少年的思绪也仿佛附身在片片花瓣上,成为具象可见的暖色光线;在天台练习舞狮的阿娟,迎来了清晨蓬勃而出的一轮太阳,那瞬时将人物包围的光芒在现实中不易捕捉,但在动画中却可以被精雕细琢,并结合朝霞中城市大楼里晨起活动的人们的细节影像,勾勒出包含创作意图的完整日出场景,完成晨光向主人公输送内心能量的意象表达。

而观众得以获得一种既真实、又带有明显情绪传递的综合观感,相当于是观看了人眼接收到外界大千世界的信息后,经过头脑的主观加工后再次输出的结果——这是实拍影片所无法实现的,融合了客观世界、内心宇宙的复合效果;这种叠加的表达,为观者的大脑创造出更大的“信服”空间。约翰·伯格曾在他的著作《观看之道》中揭示过其中的奥秘:影像是重造或复制的景观;每一影像都体现一种观看方法,它是某甲如何看待某乙的实录。

《雄狮少年》在确定了要用动画语言去实践其现实主义的定位后,采取了严苛的写实派准备步骤。据导演孙海鹏介绍,原本在所有人印象中应该是“很宅”的动画团队,在创作该作品时“一轮一轮去村庄里采风”,在一年的时间里,搜集村民们烟火气的生活细节,了解墙上的苔藓、缝隙里的小草和它们的四季变化,与城市的公园、小区里的一草一木有何区别;最终为了让场景不仅逼真,还要“符合认知”,不仅形态“相似”,还要“神似”。

也许这就是《雄狮少年》的流量密码

比如在勾画剧中的重要意象“木棉花”时,团队将特效总监的电脑搬到一棵木棉树下,“按照树木的生长规律,写出一个程序让它自己生成”。这样渲染出的木棉花才会“像一棵真树一样,有摆动效果”,才会产生影片中所述“英雄花”的那种质量和体积感,以及“砸中”英雄的感觉。

在将传统的动画人、电影人“合体”后,《雄狮少年》在美学上建构出一种肉眼可见的辨识度。值得回味的是:与愈发从写实走向抽象和写意的现代艺术发展历程相反,这部动画电影在风格上从写意走向了写实;动画电影到底“该不该”这样做?这样做又会在未来中国动画电影的发展中引发怎样的涟漪?答案尚无定论,却让人十分期待。

现实主义让“国潮”历久弥新

监制张苗的公司北京精彩,于2021年启动“中国少年宇宙”产品矩阵:在3-4年内,这一计划将用3部动画、3部真人,共计6部电影来讲述“中国少年”的故事;而《雄狮少年》正是打头阵的一部作品。

笔者认为,本片中的一处细节,颇具仪式感地宣告了这一计划的开篇:影片中反复以背景音的形式念出“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富则国富”等《少年中国说》一文中的句子;而此文的作者——“饮冰室主人”、戊戌变法的领袖之一梁启超,正是在广州这座200年前繁华精彩的世界之都,开始走向一片全新的天地。

对于近现代逐渐走向开放的中国来说,广州是一处独特的存在;“中国少年”们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对未来的彷徨、对自身命运的解读,集中性地在这里爆发。相信《雄狮少年》选择了几个从小乡镇走向广州的“道山靓仔”(“五条人”乐队同名插曲)作为中心人物不是偶然,选择了张苗口中“当下、古老而热烈”的舞狮作为线索也不是偶然,这部影片实质上是在试图为动画界一直追寻的“国潮”完成一种现代语境下的溯源:它发生在今天的观众所熟悉的环境中,能够与当下对话,同时保持着“中国制造”的身份。

也许这就是《雄狮少年》的流量密码

现实主义的、当下的“国潮”,会与“神话中的中国”并行,成为中国动画电影走向世界的另一个起点吗?只能说,目前一切仍处于摸索的阶段。如张苗提到的:在做这部电影之前,其实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做,只知道不要去怎么做——它必须是去美漫化、日漫化的,要让人能从中看到自己的样子和生活中小伙伴的样子。

事实上,导演孙海鹏已经在他过去几年的“包强”系列动画中,对“国潮”的定义做过一些探索:那个唱着《龙拳》、会使用双截棍,有着肉包子形象的“包强”,在《美食大冒险》的故事中,以传统饮食“Kungfood”(取功夫Kungfu的谐音)演绎中国文化。而在这部同样是以传统文化为背景的《雄狮少年》中,现实主义的“Buff”无疑将创作者的探索带往了新的境界。

“囊来上山,囊来下山(如何上山,如何下山)”,当九连真人乐队《莫欺少年穷》的唱词在少年阿娟奋力跃向擎天柱的那一幕响起,现实中的“阿猫阿狗”们为了回应“阿公阿叔阿婆阿伯阿姆”而走出小镇、在陌生的城市打拼的身影,与大银幕上舞狮少年的英雄梦故事重合,为一个本来被隔绝在银幕那头的故事找到了现实的落点,触发了观众共情的开关。

无论是影片中以中国大鼓、唢呐等民族乐器为亮点的配乐,来源于中国不同时代的流行金曲,还是精致的狮头造型、舞狮过程中蕴含力量与美感的一招一式,如果仅仅是单独存在于影像中的文化符号,显然不足以打动人心;只有当它们于现实中找到一个恰当的反馈点时,才能与观众产生真正的连接。

也许这就是《雄狮少年》的流量密码

而在这所有的元素当中,最为“国潮”的东西是什么呢?

“人这辈子,就像舞狮,上山下山。”影片借“师父强仔”的这句话道出了凡人们朴素的人生观:如果人生是周而复始、如野草般春风吹又生的过程,一场轰轰烈烈的“舞狮”,是每个普通人都有权利为自己争取的风景。

在中国的民族性中延续的,这种历经艰苦仍然心存希望的韧性,这种明知最终只能把闪光的梦想贴在墙上,也不放弃为自己创造高光时刻的“舞狮精神”,才是属于每个时代的、历久弥新的“国潮”。

THE

TAG标签
上一篇:《你是我最甜蜜的心事》是如何轻松拿捏“流量密码”的?
下一篇:独角兽日报1221 | ​乐视网、乐融致新宣布涨薪,内部信称2021年经营利润和现金流双平衡;《被害人》定档2022年4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