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创”短视频走向终结?内娱“剪刀手”迷失在十字路口

来源|娱乐独角兽(yuledujiaoshou)

达摩克斯之剑悬在空中要下不下,短视频影视版权问题又一次成为内容市场的热门话题。

12月16日,中国网络视听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以下简称《细则》),对短视频内容一口气提出了100条内容准则。而这其中,对于短视频影视版权与剪辑的规定引起了广泛讨论。

“二创”短视频走向终结?内娱“剪刀手”迷失在十字路口

《细则》提出,不得违规播放国家尚未批准播映的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的片段,尚未批准引进的各类境外视听节目及片段,或已被国家明令禁止的视听节目及片段;同时,不得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

可以简单理解为,海外市场上非正规引进影视内容不能进行剪辑,被禁止公开放映的内容不能剪辑,以及未获得影视授权内容不能剪辑。

这与今年4月国内头部影视公司与视频平台联合发布的声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将矛头指向影视短视频,长视频们与“快抖B”等平台呈现分裂状态,短视频影视侵权行为成为众矢之的。只不过相比4月由行业内容端发起的打击活动,《细则》的内容更加精准,范围波及面更大,有更明显的自上而下的传导意味。

行业各方迅速对《细则》进行解读,从《细则》是否具有法律效应,到各类影视二创、剪辑等将走向何方,再到快抖B影视内容是否受到冲击,风声鹤唳,微博上《细则》相关话题讨论不断。

而这对于“剪刀手”们而言,这已经不是一件大事。

“我已经习惯了。”视频剪辑爱好者肆月说。作为一个常年混迹B站影视区、自发产粮的“剪刀手”,近两年她已经习惯了。今年4月,她已经遭遇了一波视频下架潮,当时她剪辑的综艺《创造营2021》相关视频被B站退回,此前剪辑的《宸汐缘》《长歌行》等相关视频也下架了。

而昨天,她发现她在B站发布的《女心理师》剪辑视频被退回了。这个视频参与的是《女心理师》官方发起剪辑活动,但剧集在优酷独播,B站没有版权,于是片方下架了部分视频。

“视频被下架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我现在不能接受的是,到底标准是什么?剪辑超过多少时间算是侵权,平台授权的范围是怎么样的,所谓授权到底是平台对个人,还是平台对平台?”

娱乐独角兽独家对话几位以剪辑影视视频为创作主内容的创作者,迷茫、困惑、纠结……是他们屡屡提及的关键词,在短视频创作的十字路口,他们都在等待下一个方向。

半小时下架20个影视短视频,

“内娱剪刀手”再遭重击?

肆月的疑问,也是很多短视频剪辑创作者的疑问,无论是在B站还是在抖音。

“我习惯在抖音上发剪辑的小卡断,每个视频差不多三十秒,大部分是舔颜向的视频。”云洛说。近三年云洛在抖音上发布的影视卡断视频超过了100个,大部分是国产影视剧和电影。最近陆续收到抖音的消息,显示由于涉嫌侵权著作权、或者知识产权,视频需要下架,如不认可处理结果,需要提交申请。

“二创”短视频走向终结?内娱“剪刀手”迷失在十字路口

“我今天就收到视频下架的信息了。我之前剪辑的《琉璃》视频被下了,连之前《王子变青蛙》的视频都没了。”云洛有点意外,因为这些视频播放量并不算是特别高,最高的是30万左右,《琉璃》是主角禹司凤的个人舔颜视频,一个月之前上传的,《王子变青蛙》则是半年前上传的。“我都有点呆了,半个小时左右吧,下架了差不多20多个视频。”

云洛分析一部分是因为视频带上了剧集的名称或者主角的名字,或者话题名称;一部分则是因为相对有些播放量流量。“也有一些商务剪辑是我自己删除的。”

云洛在抖音上粉丝在2.5万左右,在抖音的影视博主里并不突出,她一条商务剪辑的价格在200元-500元左右。“我这种剪辑就是片方铺量用的,价格不是很贵,我本身也喜欢在剪卡断,所以也就是赚一个外快。”

云洛透露,如果是抖音上百万粉丝级别的影视博主,点赞量一条商务剪辑短视频在万元左右,千万级别的头部大号,价格在十几万。“价格不固定,也要看内容。我收到的要求基本就是按我一贯的舔颜模式,满足粉丝即时快感就行。”

《细则》引起舆论市场讨论之后,云洛发现抖音上的情况有点分裂。“我和几个一起玩抖音的朋友有个小群,我们的视频多多少少都有被下架的,数量不统一,你也不太能搞明白它具体的标准是什么。”

但是这种情况下,云洛又在抖音上看见了大量的海外影视剪辑。“我自己感觉海外影视内容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最近《蜘蛛侠3:英雄无归》不是很火吗,我已经看见了不少剧透和盗版视频。”

肆月也有同样的感觉。“我觉得今年两次短视频侵权整顿,主要冲击的都是内娱剪刀手。”

如果说云洛在抖音上的视频剪辑大部分是基于兴致,单纯的卡断截取或者搬运,制作成本相对较低,时长也相对较短,肆月在B站上的视频剪辑就具有强烈的二次创作意味,视频被下架更加无奈。

“我4月的时候被下过一波视频,《山河令》这些,这次下架的是《女心理师》《风起洛阳》的。”

肆月一直对国内剧集、综艺保持着一定关注,兴致来了就会剪同人视频产粮。4月经历一波视频下架之后,她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剪辑视频,可是第一波风口过后,站内也有人在剪辑影视同人,她还是又开始剪辑。

“我剪《女心理师》的时候觉得应该没问题,因为B站上那个活动是片方发起的,还有奖金。没想到昨天收到了退回信息,因为涉及版权问题。我的那个视频已经有十几万播放量了。”

肆月对于这个情况分外不解。“片方官号自己发起的活动,平台没有版权,我们剪辑的视频被下架,这合理吗,片方和平台都没有实质性的伤害,痛苦的只有我。我现在十分困惑,那以后这种活动,官方只能给平台授权了之后,才能保证没有问题吧,那以后优酷的剧就只能在优酷发剪辑,腾讯的剧就只能在腾讯?侵权又怎么算,是用了一两个镜头就算吗?”

肆月的困惑没有被解决。B站上电视剧《女心理师》的官方剪辑活动里,官方账号置顶了一条评论,“建议投稿作品中所使用的全部正片素材累积时长不要超过90秒”。

“二创”短视频走向终结?内娱“剪刀手”迷失在十字路口

在新规上跳舞的影视博主们

“我好奇的是,现在这些标准到底有没有法律效应。”山雀说。

山雀三年前成了一名非职业影视博主,在B站、抖音、微博等社交平台都有账号,定时发布一些影视作品吐槽或者电影推荐视频。“这个领域其实已经很饱和了,不管是扒皮、解说还是推荐,牛人太多了,我就是根据自己兴趣来,也不能说专业。”

山雀在B站上粉丝并不多,但是抖音和微博上这几年累积了一些粉丝,抖音上他的粉丝达到了20万左右。“抖音上只要你持续更新,然后有一定信息输出,短时间内是能有些粉丝的,保持一个增长状态。但是B站上可能粉丝到一定阶段就停止了,B站上的粉丝要的不仅仅是信息输出,更希望UP主本身有一些个人特点,如果没有和他们产生互动,他们很快会去找更有趣的内容。”

而《细则》出台之后,山雀陆续在几个平台上收到老粉丝的慰问,“你会凉了吧?”山雀自身对于这个问题也茫然。“我观察大家的反馈,有些人是对这个《细则》不太在意的,因为发布《细则》的协会不是执法机构,没有执法能力。有些人觉得很焦虑,已经提前把自己的视频隐藏或者锁住了。”

山雀是中立态度,他把自己在抖音上的视频删除了一部分,留下了几个播放量比较高的商务内容。“毕竟商务内容是有授权的,比较保险。”

而相对而言,维生素就属于不太在意的那部分。他已经做了5年的影视博主,主要视频发布场所是放在微博和B站,现在偶尔也会发布在视频号。

“我的主要是视频解说,我会大概解说电影内容,有我觉得很好的地方,会重点推荐。大部分是海外电影,有一部分没有被国内院线引进,一直也没有遇到版权问题。”

或许也是不太涉猎国内影视内容,维生素的视频变现情况显得很佛系。“跟我一起做视频的朋友,有的粉丝已经几十万了,我几个平台加起来也就十多万吧。行业内的视频报价我不是很清楚,我自己的定制视频一般是根据平台粉丝量定的,最高也没超过2万。”

这一次《细则》中明确提到了不得违规播放国家尚未批准播映的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的片段,但是维生素没有太过害怕。因为这种情况他在今年4月就经历过一次。

“你会发现情况还是很混乱,版权保护依旧没说清楚。比如电影短视频,这两波都是重点打击搬运与切条、速看这些形式,那博主吐槽、配音、Reaction或者一个小片段的鬼畜,这些怎么处理,算不算侵权?新著作权法里是说合理使用情形下,比如学习、研究别人已经发表的作品,或是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适当引用,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不影响该作品的正常使用,是合理的。现在这个边界太模糊了。”

“二创”短视频走向终结?内娱“剪刀手”迷失在十字路口

短视频在各类监管下究竟会走向何方,没有人能预料,影视剪辑侵权的边界在哪里也没有准确的答案。“每次都说短视频影视博主要完,我觉得总会有办法的,因为人们已经没有耐心看完一部作品了,市场需要解说和分析,需要快速和碎片化的内容。”维生素说。

而肆月、云洛这类剪刀手的想法更简单,“就找些能剪的剪呗”“等这一阵子风头过去吧”。

达摩克斯之剑始终悬在半空,于是在刀锋下等待结果的影视短视频也只能继续等待,风浪起起伏伏,但时代没有走向终结。

编辑|厂长

TAG标签
上一篇:海报都被禁,他的新片不能只期待尺度
下一篇:江苏印发电影专项资金管理办法 影片最高资助2000万;《长津湖》等16部影片入围第16届中国长春电影节“金鹿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