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羽对话朱利贇 | 他带《刺杀小说家》又杀回来了

1905电影网专稿 “真正拿到金鸡奖杯的那一刻,您的心目当中应该多了一份传承下来的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吧?”蓝羽指着朱利贇手中的奖杯。

蓝羽对话朱利贇 | 他带《刺杀小说家》又杀回来了

“对,那是人生高光的一刻、人生最高潮的一瞬间。”朱利贇的眼中闪着光,陷入了回忆。

蓝羽对话朱利贇 | 他带《刺杀小说家》又杀回来了

早在2015年,他就凭借《绣春刀》提名第30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剪辑奖,那是金鸡奖恢复最佳剪辑奖的第一年;四年后,他终于凭借《进京城》获得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剪辑奖,在舞台上,他满怀深情的感谢了那个人……

适逢2021年是中国电影金鸡奖创立40周年,中国电影报道《蓝羽会客厅》特别推出金鸡奖40周年系列访谈,回首光影峥嵘岁月,共话中国电影未来。本期节目蓝羽对话导演朱利贇,共同聆听这位电影剪辑师见证的数字化时代的影像创作。

“中国第一剪”是心中的大神

第2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得主傅正义人称“中国第一剪”,是他心中的剪辑大神。傅老得奖时说的人生感言,至今在他心中仍掷地有声,“天道酬勤,事在人为。”这句傅老坚持了一辈子的事,也成了朱利贇的座右铭。在傅老的大力奔走呼吁下,金鸡奖最佳剪辑奖在2015年得以恢复。对于这个“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机遇,朱利贇也凭借自己在《绣春刀》中对于时空观的创新剪辑手法,入围了当年的金鸡奖最佳剪辑奖。

蓝羽对话朱利贇 | 他带《刺杀小说家》又杀回来了

“第一次提名,会有憧憬吗?”蓝羽如是问。

“不敢不敢,因为那么多年第一次恢复最佳剪辑奖,我就能有机会提名,这个已经是创历史的一件事儿了,”朱利贇忙摆了摆手,“《绣春刀》其实在剪辑的时候做了一些不一样的处理,但是好像除了导演,很少人认同我们做的这件事情,所以那个提名对我来说特别重要。”

2019年,他终于凭借在《进京城》中对于自我时空观剪辑手法的传承,在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中获最佳剪辑奖。他在领奖的人生高光时刻,深情的感谢了行业前辈傅正义,“今天这个奖拿在我的手里格外沉,因为一辈一辈中国电影剪辑的前辈在不断的努力,请允许我向他们表示敬意和感谢!”

蓝羽对话朱利贇 | 他带《刺杀小说家》又杀回来了

当蓝羽问及傅老在他心中的意义时,他说,傅老是他心中的大神,也是中国剪辑界每一位剪辑师心目当中的一个榜样人物。他还说得奖时自己运气好,他们这些“后人”得感谢傅老这批“前人”栽树。

蓝羽对话朱利贇 | 他带《刺杀小说家》又杀回来了

给电影加把火、添把料

“作为一个电影人,你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一个研究领域,那真的是特别开心的一件事情。而且这个事情在金鸡奖上反复的被认同,给了我很大鼓舞。”朱利贇激动地说起了自己的创作心情。

谈起自己对剪辑的热爱,他的话更密了,“沉浸进去的话,在别人看起来好累、好寂寞、好辛苦,但我自己会觉得没有,我没有那么累。我觉得剪辑这个行业,首先最重要的是你得爱电影,一定得从大家觉得都一样的东西里边找到那个不一样的,那需要全神贯注的进行。”

在金鸡奖最佳剪辑奖获奖作品《进京城》的精剪过程中,有一天来了很多戏曲专家,说戏没唱完,得从头开始唱,改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朱利贇站起身来说,“停一下停一下,不能这么改下去,我们一定要保证电影的东西,我一定会最大限度尊重戏曲本身。”

蓝羽对话朱利贇 | 他带《刺杀小说家》又杀回来了

最终,他在剪辑中借鉴了很多戏曲的表现方式,展示了很多定格亮相的场面,“我们一定是根据素材做东西,先拿素材捋一遍剧作,再想办法给剧作加把火、添把料。”

而在《绣春刀》最后一个月,他和团队如厨艺精湛的大厨,将后半段故事完全变了“一道菜”,将整个全片做了五段大的平行剪辑,将时间、空间完全打破,甚至白天、黑夜的戏都混在一起剪。

蓝羽对话朱利贇 | 他带《刺杀小说家》又杀回来了

在今年的春节档电影《人潮汹涌》中,有两场戏是刘德华回家是白天,肖央回家是晚上,他看都没看,就把两场戏剪在一起——当一个穷困潦倒的人回家推门看见一个豪宅,一个过惯了豪宅的人失去了记忆回家推门一看,家里边都臭了,这种反应和反差,在具体情绪当中是一样的。

蓝羽对话朱利贇 | 他带《刺杀小说家》又杀回来了

在蓝羽看来,最好的剪辑无疑需要给导演加分。他表示赞同,“对的,剪辑师你不要试图有自己的风格,你要做的事情是给这个电影号脉,然后看导演有什么需求,想办法把他的诉求发挥到极致。”

蓝羽沉吟片刻,追问道,“所以您和每一个导演合作的过程当中,都会非常默契吗?我相信在剪的过程当中应该有很多争执的时刻吧。”

朱利贇笑了笑,说,“我跟路阳这种关系,会争论得比较直接。拍《绣春刀》的时候,有一次我们都快打起来了,有一场戏是张震背着刘诗诗,然后刘诗诗说张震受伤了,就帮他捂着这个伤口。一开始拍的时候,我就觉得那场戏就用一个镜头就行;但是路阳觉得两边都得照顾到,我就坚持说,中间不要用剪辑点把它打断。等我们把全片都连起来的时候,我就不再跟他争这个事儿了,因为我觉得从全片的节奏上来讲是需要打断的,它的节奏是相同的。”

蓝羽对话朱利贇 | 他带《刺杀小说家》又杀回来了

“后来我剪《刺杀小说家》时,我就跟老路(阳)说,今天咱先不剪,咱先讨论一个事,这个小说到底能不能改变现实?就这事我们一共讨论了三到四个小时,其实最后的解决方案就是我们加了一句画外音就把这事儿解决了。”

每部电影,他都会收到上百小时的素材,于是他开始进行现场剪辑。《进京城》粗剪出来150分钟,《刺杀小说家》粗剪出来4个半小时,《人潮汹涌》粗剪出来5小时40分。他需要把它们剪到一个合理的放映时长,“因为时间太长了以后观众会疲惫,一定要考虑到观众能够接受多少信息量。”

蓝羽注意到了现场剪辑的概念,朱利贇解释道,自己最早接触现场剪辑实际上是徐克导演拍摄《龙门飞甲》时,他是那部电影的现场剪辑,帮导演验证这个分镜头。一开始,他还不能理解。那时候,徐克导演经常过来问他,“我们拍得够不够?”因为徐克导演是胶片时代过来的,为了省胶片,会需要把每一个分镜头进行剪辑。

而当数字时代到来,大家不需要再去为一个省素材这件事儿去担心。尽管他2009年的毕业作业还在用胶片,但是毕业以后就全部数字化了。这让很多项目的成本降低了。他说,“剪辑组就我一个人,只有数字时代可以支撑我们这么干,完全是沾了数字时代的红利,才会有这么多的素材可以供我们自由发挥,然后剪辑真的变成了剪辑,而不是说只是导演的一个执行。”

蓝羽对话朱利贇 | 他带《刺杀小说家》又杀回来了

对于剪辑的未来方向,他认为未来的电影会进行一些突破时空,把情绪和表达的东西作为主线去叙事。因此,他也在努力往这个方向去试,也看到很多人在努力在做这类的尝试。

蓝羽对话朱利贇 | 他带《刺杀小说家》又杀回来了

TAG标签
上一篇:谁能想到这老头能火遍全世界,老了还更“荒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