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王小枪谈《对手》的“不一样”

当代都市背景、“潜伏间谍”视角,《对手》刚开播就透露出与传统谍战剧的不同。

作者:捉凤

来源:文娱头版(ID:wenyutouban)

“你以为你真的是老师,我真的是出租车司机?”

12月16日开播的新剧《对手》中,李唐和丁美兮表面是平平无奇的出租车司机和老师,实则是一对以祖国大陆为目标,大肆开展间谍情报破坏活动的间谍。

编剧王小枪谈《对手》的“不一样”

当代都市背景、“潜伏间谍”视角,《对手》刚开播就透露出与传统谍战剧的不同。这种不同来自编剧王小枪一直以来的创作追求——创新。

王小枪写过多部谍战剧,写出第一部谍战剧《密使》后,写《追击者》尝试谍战与喜剧的混搭,写《面具》则从一个敌方特务的视角展开叙事。

到了《对手》,他继续寻找新的角度,从故事到人物,写作初衷都只有一个:写不一样的。

编剧王小枪谈《对手》的“不一样”

编剧 王小枪

藏在市井生活里的“隐秘”

近几年来,国家安全部门破获台湾间谍案的新闻时有报道。如2018年9月,央视《焦点访谈》播出专题节目《危情谍影》,披露了国家安全部门“2018-雷霆”专项行动中破获的百余起台湾间谍案件部分细节。

这些新闻给了王小枪不少创作启发,他在此基础上建立故事背景,将谍战戏码移植到当下。

落地现实环境,《对手》把国安人员与间谍之间的较量,聚焦于真实的生活细节之上:如专案组组长段迎九从外卖习惯入手,寻找到了间谍幺鸡的藏匿点;李唐和丁美兮给无人机专家办公室安装窃听器前,从微博上搜集到专家“网络喷子”的记录。

编剧王小枪谈《对手》的“不一样”

这些观众习以为常的生活细节,是《对手》营造生活感的来源,也给王小枪创作加大了难度。从间谍受伤去医院能不能挂上号,到李唐开出租车乱跑会不会贴罚单,每个细节都经过仔细推敲,“虽然情节是虚构的,但这些细节都得符合真实的生活逻辑,否则观众不会相信”。

细节的积累下,《对手》将市井生活与间谍进行了深度对照:李唐在外伪装警察拷问线索,丁美兮出卖身体色诱目标……在进行间谍活动时,他们很“专业”;回到家中,两人回归普通中年夫妇生活,既有中年危机也有家长里短,操心孩子是否早恋,也为缺钱而发愁。这既是伪装,也是对现实生活必须的面对。但与普通人不一样的是,他们没有希望没有明天,阴郁而困顿。

编剧王小枪谈《对手》的“不一样”

好莱坞大片里的特工如007,执行任务时上天入地,生活放浪而奢侈;但李唐和丁美兮的生活状态不光鲜也不热血,其所属间谍组织还会“欠薪”,可谓一地鸡毛,断线风筝。

“我就想把真实的情况表现出来”,王小枪说,有的影视作品展现出来的间谍生活都是挥金如土的潇洒生活,观众看了会对这种生活有一个夸张的想象。然而真实的敌特往往颠沛流离,要承受普通人难以承受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给屏幕前有不好念头的人警醒一下,让他们及时止步”。

王小枪还表示,用普通人的真实来写间谍形象,也是想提醒观众“间谍可能就在你我身边”,不要忽视国家安全。

编剧王小枪谈《对手》的“不一样”

一群“对手”

在创作《面具》时,王小枪采用了双雄对决的模式,李春秋与丁战国之间的“猫鼠游戏”时刻勾着观众的心。到了《对手》,王小枪将“猫鼠游戏”扩大到两个群体身上,展开了两方势力的较量。

“最近几年来,国内和国际上被验证过的流行作品,不管什么题材,都是群像故事,这是现在观众喜欢看的。”从对市场流行趋势的观察,王小枪找到了第二个创新点:塑造群像人物。

剧中,无论国安干警还是反派间谍,在博弈之外,都需要面对日常生活的真实琐碎。

放眼谍战类型的影视作品,《对手》中的段迎九都是少见的女性角色,“男的太多了,我想换个思路,”为了塑造不一样的人物,王小枪写出了段迎九这个角色,“以往谍战剧确实男的比较多,但在影视作品里女性形象也不应该缺失”。

段迎九刚出场时是一个在赌场卧底许久的糙厨师,被上级召回任专案组组长,她又展现了细致的一面,总能从被忽略的细节中捕捉关键线索。段迎九身上糙和细的反差,是王小枪塑造人物不同点的一个方法,“人都是复杂的,观众也喜欢看层次丰富的人物”。

剧中还有大量对段迎九生活面貌的描写,面对提出离婚的丈夫,她能为了突然接到的工作任务将丈夫锁在卫生间;当老师打电话告知孩子的学习情况,她为了工作立马把教育儿子的工作全推给父亲……通过生活线的铺叙,《对手》表现出国安工作者生活上实实在在的牺牲。

编剧王小枪谈《对手》的“不一样”

在王小枪过往的作品里,都有对小人物的深入刻画,这种写法贯穿到《对手》里,就是李唐。前几集中有多处镜头表现了李唐看书的习惯,回顾间谍三人前史的剧情中还交代了李唐写诗的爱好。

曾经热爱文学的少年,何以成为惶惶不可终日的“丧中”?王小枪说这个设定有两层意思,“一是他像普通人一样,小时候的理想与后来的现实生活完全不一样;另一个是让观众感受到他对自己身份和工作的厌恶。”

编剧王小枪谈《对手》的“不一样”

对于“任务”,剧中的李唐、丁美兮、林彧都没有表现出强烈的认同,也未表达特别高的“理想抱负”,都是在“被安排”下执行任务。李唐与丁美兮服从安排结婚,在大陆过了18年非正常生活,心里想的都是什么时候才能“交班”。这让人好奇他们为什么成为间谍,采访中王小枪严防剧透,只说“后面就明白了”。

编辑 |宁雅虹随芳芳

TAG标签
上一篇:没人发现?年度第一国产动画,里面这件粉色背心星爷早就穿过了?
下一篇:烟火气人情味,《澳门之味》借美食彰显独特城市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