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在电影市场,一部成片最终能够收获怎样的票房,有太多的因素影响。已经到来的贺岁档每天都在上演这种不确定性,而在最新一集的青年导演创制真人秀《开拍吧》综艺中,真实的“过招”也在发生。

第一轮结果出炉,沙漠和易小星并列获得第一轮梦想席位,而其它导演如王珞丹、胡国瀚虽在观众放映阶段表现不错,郝杰虽获影评人高分,但仅凭单一维度的优势还是难以逆袭。而更为残酷的是,彭宥纶没有在规定时间完成成片,最终决定“撤档”。

这正是《开拍吧》的模拟现场。节目从筹备、寻找投资、短片拍摄、宣发再到最后观众放映等环节,展现了一个微缩的电影产业。

根据节目组的设定,接下来六位青年导演在节目中还将展开两轮角逐,陈凯歌、刘震云、舒淇以及陈思诚组成的绿灯会将继续为六位导演投资并积累基金池,三轮比拼后将决出一个梦想席位,获得与爱奇艺拍摄长片的机会。

作为一档聚焦于创作者的真人秀,《开拍吧》在录制之前也曾接触40多位青年导演,但最终舍弃了当前更主流的竞争淘汰制,而只聚焦于其中的六位,通过给每一个创作者平等的机会,还原电影产业整个工业流程的方式,关注青年导演的创作和成长,并在这场集体实验中思考推动行业对于电影产业价值的深度思考。

虽然当前电影市场正面临重重挑战,但行业对此都有理性的认知,认为并非观众对电影的热情降低导致。相反,公众更加期待好电影的回归。而这个时间点,也正是行业沉淀自我、冷静思考的黄金时间。

某种程度上,《开拍吧》是在行情中的低点进一步从根基上丰富和扩展电影的创作生态,等待的是下一个“高点”到来时,行业更有生机的成长。

微缩还原真实的电影市场

在最新一期的《开拍吧》中,历经重重反转,沙漠和易小星同时获得第一轮的梦想席位,由于结果太过意外,甚至奖杯只有一座。

作为学院派导演的典型代表,沙漠此次带来了聚焦代际关系与心理健康的《刹车》;而作为近年来随着网生内容崛起而成长起来的导演群体的代表,易小星这次延续小人物逆袭的创作框架,带来了体察小人物的喜剧短片《谁拿了我的外卖》。

两部作品共获梦想席位的背后,来自于第一轮短片的过招。简单来说,历经投资、拍摄、发行不同环节的实操,最终以作品说话。

首先,开拍前,过绿灯会获取投资。“绿灯会”概念源自好莱坞,是一种电影工业体系下的决策流程,决定什么影片最终可以进行投拍。节目将“绿灯会”形式应用到了节目中,并邀请到了由导演、作家、演员、监制不同身份的嘉宾组成,从而可以从不同但又互相联系的角度去做出相对专业的判断。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年轻的导演们须在这一环节,用凝练的语言,把电影的故事情节、影像风格、拍摄预算等进行阐述,争取投资人的青睐。此时,导演的履历、作品的类型、卡司等因素,以及投资人的偏好,在这一环节完成匹配。

2)成片后,直面发行的角色和市场的声音。真刀真枪的20天拍摄期后,导演们就要带着作品走向试映,这一过程中的影评人看片和观众看片,也将有比较大的权重决定电影的最终票房。以郝杰与王珞丹为例,两者的电影作品,在影评人和观众获得了截然不同的评分,也由此在最终评分上实现了逆转。

在第二期中,郝杰导演的《冯海的梦》成为绿灯会、影评人一致评选出的强推影片,甚至其晦涩的表达直接被影评人冠以一部“对抗阐释”的电影,但当这部专业人士一致好评的影片在院线放映时,观众直言“看不懂”。影片评分也从专业影评人给出的7.38,跌落到5.1。

由王珞丹执导的影片《陪聊》,在影评人开分阶段只获得4.5分,却在大众观影过程中以明星效应和较为通俗的故事实现逆袭,不仅以8.2分的评分成为大众最佳口碑影片,并最终排名升至第三。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3)未完片,主动理性撤档。现实中,撤档换挡的情况屡见不鲜,在第一轮中,彭宥纶因片场不合理分工等种种原因没有完成成片,最终考虑到作品完整性理性撤档,主动认领零分,体现出市场残酷的一面。

由此可以发现,通过一轮完整的模拟,《开拍吧》真实的还原了一个电影市场的生态。从一开始上绿灯会,选演员,再到实打实的20天拍摄,从影评人打分到直面观众,《开拍吧》直接模拟一部原创电影的拍摄和上映过程,随着第一轮的结束,这档综艺的实感开始凸显出来。

导演的“真实职场”

也是投资人的“模拟经营”

在参加《开拍吧》之前,六位导演的际遇有所不同。曾经以《光棍儿》《美姐》连续两届夺取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导演的郝杰,已经六年没拍片;彭宥纶则有一段比较痛苦的拍片经历,试图完成从电视人到电影人的转变;王珞丹尝试从演员转型;凭《硬汉枪神》刷屏的胡国瀚则赶上网络电影的热潮,毕业后就有了拍长片的机会;科班出身的沙漠则相对比较幸运,已经执导过《我要我们在一起》《你好,旧时光》两部较为成熟的青春爱情片。

虽然整体而言,这几年创作门槛有所降低,但新人导演很难在个人发展初期就得到院线电影创作的机会是不争的事实。

即使如易小星,早年凭借网剧《万万没想到》半路出家进入影视圈,而后接连执导了《万万没想到2》《沐浴之王》等院线电影作品,再度打造一部电影也面临着类型被定义等问题。

在这样的背景下,《开拍吧》通过微缩模拟整个电影出炉的流程就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舞台,让青年导演直面模拟的市场,通过自己的作品展现对电影的理解和社会的洞察。比如郝杰已经六年没拍电影,从青年狂傲变得中年社恐,在绿灯会环节一时语塞的他说自己是个“能拍出来”的导演,参加节目对他而言可以提前演练一遍,把以后再拍片会遇到的问题先解决掉。

值得关注的是,节目并没有设置淘汰制。第一轮因作品未完成认领零分的彭宥纶,在后续赛段依然有重新尝试的机会。每位导演也都可以通过三轮短片,找到适合自己的风格与工作方法,不断调整自己,积累行业经验,成为更加成熟的导演。

有意思的是,伴随着绿灯会为核心的决策体系,每轮青年导演的“实战”成绩出炉,也带来了青年导演扶持计划资金池的变化。

这其实也是真实的市场环境的模拟,在现实中,一部电影的投资可能给投资人带来可观的回报,也可能给投资人带来巨额的损失。而在这个投资过程中,彼此了解、建立默契的电影人和投资人之间往往通过作品打磨形成一种互相成就的组合。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在第一轮短片的投资中,陈思诚总共投出200万(彭宥纶80万,胡国瀚90万元),是目前投资人中出手金额最多的,目前来看亏损也比较大。作为一个已经有较多商业类型片成绩的导演,从他的角度,更关注的是投出的资金给导演的帮助,“不是投资多少的问题,而是是否真的花钱物有所值的问题,这个节目更多关注的是个体的成长。”也正是基于此,他探班彭宥纶,并亲自协调艺人拍摄时间,亲自讲戏指导拍摄,以这种方式给予自己投资的电影以帮助。

第一轮投资结果的大赢家则是刘震云,总共投资150万(王珞丹80万,易小星70万),两者的表现都不错。而陈凯歌投资100万沙漠,风格较为稳健,正如陈凯歌所说“拔尖的只有那么几个,能不能把艺术上的才华展现出来,得看成片”。而自称《美姐》影迷的舒淇投资70万给郝杰,也代表了一定的偏好文艺片的投资人。

经过第一轮PK,目前青年导演资金池达到1280万。从目前释出的信息来看,由于第一轮的投资人的表现不一,在第二轮中,投资人的权益或将有一定的变化,而新的演员面孔的引入等,也或预示通过微缩模拟的方式,更多电影市场的规则将被带到《开拍吧》。

《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人、作品、行业

伴随国内电影市场的发展,青年导演已经成为国内电影市场重要的新生力量。

纵观近几年表现叫好又叫座的电影,有不少佳作都是由80后的年轻导演带来。比如就有《我不是药神》(导演文牧野,1985年生)、《哪吒之魔童降世》(导演饺子、1980年生)、《流浪地球》(导演郭帆,1980年生)、《无名之辈》(导演饶晓志、1980年生)等。其多样化的类型、开阔的视野、讲故事的能力、电影技术的活用德等层面,都拓展了中国电影的边界。

爱奇艺推出《开拍吧》,以扶持新锐青年导演、助力中国电影“后浪” 为目标,从本质上而言,符合行业发展的内在需求和观众期待,既站立于高点,又自带话题度。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此外,《开拍吧》的出炉又呼应当下。因为疫情,许多电影的正常创作,从策划到开拍制作等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节奏被打乱。相比较于导演前辈,年轻导演本身在资源、人脉、资金运筹能力上就不足,再加上特殊形势,抗风险能力较弱。

《开拍吧》无疑在这一时刻给年轻导演带来了更多机会,通过自身平台的资源吸附与话题造势能力,引导全社会关注疫情当下的中国电影行业、年轻导演。

具体到节目当中的巧思,《开拍吧》通过三个方面的策划,达到了三种层面的效果。

一是用真人秀,高度还原了一名年轻导演在拍摄一部电影时遇到的行业真实,通过过程共享,向大众介绍年轻导演。

从如何处理自身内心表达与资本和市场需求,到如何调动演员,到如何在短时间内高强度产出高水平作品,及时赶上档期,节目用最大程度的“真实”给观众带来内心共振与共鸣,并同时通过给观众带来极强的代入感,在潜移默化中让观众了解了导演的性格和为人,达到了“介绍年轻导演、扩大年轻导演群众基础”的目标。

二是搭配综艺元素,通过导师与影评人对作品进行点评,形成讨论舆论场,向大众深度解读年轻导演作品。

通过作品与点评者的冲突,导师与影评人的冲突,现场嘉宾与网上观众意见的冲突,形成多视角、多层次对作品的讨论,平滑地实现节目从“文艺创作”到“文艺评论”的转换与升华,达到了“既向大众介绍了新导演作品,又提升大众审美”的双重目标。

三是注重节目的长尾效应,达到社会价值与商业价值的共赢。通过结果共享,实现年轻导演人与作品从节目人气到商业价值的确立。

节目中最终获胜的导演将获得爱奇艺影业的长片拍摄机会。如此,整个节目实现了从一个点子到一部作品问世的完整制作链条,大众也跟随节目实现了与新导演之间陪伴型的共同成长,其积累的节目粉丝与导演个人的粉丝,也有望通过最后问世的作品,既实现大众心理上的满足感,又在商业上准备了转化的路径。

某种程度上,《开拍吧》开启了疫后对于电影承载的审美和艺术价值的再思考,也通过挖掘行业人才与作品,为市场注入更多的信心。

EW-Entertainment

近期主题·相关内容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行业低点“加注”电影人,《开拍吧》的三重意义

TAG标签
上一篇:又一次,被他们燃哭了
下一篇:走到第九季的《鲁豫有约一日行》,为何能拿捏住观众的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