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音综或将迎来新一轮赛道

2021年12月17日刊总第2508期

一直以来音乐类综艺都是深受观众喜爱的一大热门类型,前些年,卫视、平台立足自身特色,对音乐类综艺进行积极创新,不断寻求差异化发展,从多个角度深挖音乐综艺内容价值,音乐综艺也从内容质量到品类实现了多样化稳定增长,也经常会出现老牌音乐节目与新节目上演争相斗艳的戏码。

2022年音综或将迎来新一轮赛道

近几年,随着大众音乐审美的变化,政策、节目机制僵化等内外部多重因素影响,音乐综艺进入瓶颈期,音乐综艺数量连年下降,播映表现下滑,老牌爆款音乐综艺《中国好声音》“唱不响”,《蒙面唱将》带不红“老歌”,《乐队的夏天》盘不活“乐队”。前不久,艺恩数据发布《2021音乐综艺市场研究报告》,该报告针对2021年音乐综艺市场、受众特征以及平台布局等多维度进行分析,发觉音综市场发展瓶颈显著,创新节目内容已经迫在眉睫。

2022年音综或将迎来新一轮赛道

综N代逐渐疲软,新综艺缺乏记忆点

不论是曾火爆全国的电视综N代《中国好声音》《歌手》,还是后来成为话题制造机偶像选秀《偶像练习生》《中国新说唱》都以其绝佳的感染力和广泛的接受度,让音乐类综艺成为了综艺内容领域里面的一座富矿。但繁荣热闹过后,一成不变的节目模式开始让观众产生疲惫感。大部分常规的音乐类综艺,开始逐渐陷入了题材老化、模式固化的难题,“音乐综艺难出圈”成为近两年音乐综艺的一大难题。

2022年音综或将迎来新一轮赛道

综N代进入疲软期,新综艺缺乏记忆点,音乐综艺在逐渐进入平淡期后,节目数量也随之减少。据艺恩数据分析,从2017~2021年音乐综艺在综艺节目中占比从40.9%缩减到了38.5%。音乐综艺相对单一成为难出圈的一大痛点,近九成的音乐综艺均是真人秀,其余访谈、纪实等类型只占一成,头部爆款也综艺均为真人秀。

2022年音综或将迎来新一轮赛道

为何音综爆款越来越难出呢?首先是好内容的匮乏,其次是节目形式的单一。综N代在慢长的岁月中,节目形式早已让观众提不起兴趣,然而在自带流量的前提下,节目内容还在不断往下走。就拿已经行进到第十个年头的《中国好声音》来说,长久的转椅方式、导师对选手的抢夺戏码,已经不再能引起观众的注意,在这样的情况下,整个比赛过程中又没有特别出彩的歌手,导致节目结束才让很多人反应过来节目开始了。再比如《天赐的声音》,节目固定搭配模式是大众偶像与实力歌手一同演绎经典改编歌曲,第一季确实出彩,《爱要怎么说出口》《黑色柳丁》等歌曲纷纷出圈,后面几季的歌曲改编,让观众认为还不如原版。与《天赐的声音》节目形式很像的《我们的歌》则是综N代中热度保持的还算比较好的一个节目,而能维持住热度的原因,就在于邀请的嘉宾都是公认的歌坛经典偶像,选曲和编曲也很好,至少每一期都能有一首歌曲在短视频上流传。

2022年音综或将迎来新一轮赛道

综N代没能留住观众,而新综艺靠创新也没吸引到观众。今年音乐综艺也出来不少新节目,其中热度稍高一些的《为歌而赞》《中国潮音》《时光音乐会》能看出形式和营销上都花了不少功夫,可依旧反响平平。《为歌而赞》还在走老歌新唱的老路线,只不过比赛将音乐人划分为新歌和热歌两个阵营进行PK,歌曲还算能跟得上现在大热流行歌曲,也因此能在短视频领域收获一些关注度;《中国潮音》则是将流行歌曲进行国潮曲风的改编,然后再进行演绎,这样的玩法不是第一次,包容性极强的国风舞台,烫嘴的英文、魔性的旋律让舞台极具吸引力,可很多时候国潮并不是约等于二次元,太多国漫元素加入让该节目受众收到了些许限制;《时光音乐会》则开启了另一种概念音综,就是“音乐慢综艺”,将慢综艺与音乐相结合,倒是让观众有些许新奇感,可节目也仅仅只是停留在形式上,在音乐和慢综艺两边都没什么可看点,自然也留不住观众。

2022年音综或将迎来新一轮赛道

2022年音综或将迎来新一轮赛道

音乐慢综艺兴起,或成未来趋势

从上个月各平台发布的综艺片单来看,“音乐慢综艺”或许会成为明年音乐综艺的关键词。腾讯视频的《现在去演音乐剧》《春泥在农场》《春日民谣》、爱奇艺的《音乐野生活》、东方卫视的《爱乐之都》等等,卫视和平台都在布局音乐慢综艺。

纵观以往国内的音乐慢综艺,不难发现一些共通之处。国内音乐慢综艺大多为“音乐+”模式。如“文化+音乐”、“旅行+音乐”、“故事+音乐”等等。其中,如《知遇之城》《一路唱响》这样“旅行+音乐”模式是近两年最常见的。这些元素的涉入,不仅使得音综突破了单一的音乐内容输出,也带给观众耳目一新的视听体验,让故事和音乐场景能够融为一体,带给观众更沉浸式的音乐体验。

2019年腾讯推出的音乐创旅纪实综艺《知遇之城》应该算得上是近几年这类音乐节目稍有人气的。节目中,8位音乐人在拥有不同情绪主题的城市,以故事胶囊的形式收集市民故事,展开了知遇城市声音的创作旅行。这类节目的全部重点都在音乐上,相应地对音乐的要求就非常高,韩版最初就是以高质量音乐出圈的,而到了国内之后,一些音乐人的身份并没有获得大众认可,再加上也并没有出彩的歌曲,节目最终也未能出圈。

近期播出《时光音乐会》或为音乐慢综艺打开了一条新思路,音乐不仅有竞技pk、改编、回忆,还可以成为是老友聚会中共同的娱乐主题,一首歌曲不仅是一个人的经历,或许也见证着许多人某一段时光的人生,《时光音乐会》让音乐有了质感和人情味,这种治愈系的音乐节目很符合当下年轻人的口味。

2022年音综或将迎来新一轮赛道

爱奇艺的《音乐野生活》以及腾讯的《春泥在农场》走的也是治愈形式的,不同的是由黄磊发起的《音乐野生活》是“旅行+音乐”的模式,黄磊邀请好友们登上绿皮火车,共同享受美食、美景和优美的音乐,被大众看作是音乐版《向往的生活》。

而腾讯的《春泥在农场》则邀请了李宇春龙丹妮为主角,“一个社恐一个社牛,一对相识13年的损友,奔向一场不计后果的疯狂”,听节目宣传的描述,更像是观察体验类真人秀,不过节目中也会邀请一些哇唧唧哇的艺人来做客,有点像讲述经纪人与旗下艺人们日常生活节目。不过无论是以哪种方式来吸引眼球,这些音乐类慢综艺的出现,一定程度给竞演类音乐综艺审美疲劳的观众也带来了新的体验感。

2022年音综或将迎来新一轮赛道

而竞技类综艺明年开启了不一样的道路,优酷的两档音乐综艺《好听》《给我一支麦》(sing again中国版)看似常规,实则充满了新鲜感,两档节目都有种能出“好声音”的感觉。除了以上品类鲜明的音乐综艺之外,还有公开信息较少的“泛音综”,比如东方卫视与腾讯合作的《音乐公司营业中》、芒果TV的港乐歌唱竞演类节目《声生不息》,前者有点职场类音乐综艺的既视感,将目光聚焦在底层音乐人生活状态上,而后者则将“老歌新唱”局限在了“粤语”上,或许回忆并不一定从音乐开始,而是从老港剧开始。

整体来看,今年综N代大部分都处于哑火状态,而新综艺只顾玩形式忽略了最本质的内容。虽然各平台依旧在继续深耕音综赛道,想要打造多个优质IP,可随着时代得进步,年轻受众的审美喜好也迎来一个新阶段性,音乐综艺或许也在不久后开启新一轮赛道。

TAG标签
上一篇:蓝羽对话奚美娟 | 初次“触电”就拿最佳女主角
下一篇:4亿人在听的Spotify重仓播客:音乐平台的尽头是电台?|年终复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