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狮少年》背后:从张苗到美的,从国漫到宇宙

《雄狮少年》背后:从张苗到美的,从国漫到宇宙

从美的的广告到少年宇宙的野心,国漫想要撑起的远远不只是爆款那么简单。

文/庞宏波

背后的故事依旧精彩。

在《雄狮少年》里,美的广告的“植入”还是比较明显的。即便是现在,广告在国产电影当中的植入不罕见但也谈不上成功,不过在《雄狮少年》里美的植入并不违和。

对于一部纯原创的国漫电影来说,能够吸引国民级家电品牌显然并不是电影本体的原因。其实这部电影如果深挖,甚至可以追溯到“美的基因”。

原本《雄狮少年》是北京文化的项目,但随着职业经理人张苗出走创业,包含《雄狮少年》在内的“少年三部曲”也一同成为了北京精彩时间的“排头兵”。而华录百纳则是北京精彩的股东,目前持有51%的股份。与此同时,华录百纳则是“盈峰系”的重要布局公司,而盈峰集团的实控人何剑峰又是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的儿子。

层层关系下,《雄狮少年》里出现“美的”并不奇怪。而这部“预定”爆款,显然也因为背后的故事需要用更长远的视角来看待。

1

—从国漫爆款到少年宇宙—

核心问题在于“少年”能否成宇宙。

《雄狮少年》背后:从张苗到美的,从国漫到宇宙

据悉,《雄狮少年》此前是北京文化的项目之一。此后随着北京文化各种变动以及张苗创业,连同《雄狮少年》在内的“少年三部曲”也一同出走。

在今年6月份举办的项目片单发布会上,算是首次公开亮相的北京精彩发布了包含《雄狮少年》在内的多个项目,其中原本隶属于北京文化的“少年三部曲”摇身一变成组装成了“中国少年宇宙”。

即将在周五公映的《雄狮少年》,将会是“中国少年宇宙”的首次市场考验。从率先的开分来看,《雄狮少年》的表现非常突出,显然具备了很强的爆款潜质。这也让“中国少年宇宙”拥有了一个非常出彩的起手势。

在此前的国产电影里,所谓的“宇宙概念”且不说成功,能够成型的都极其少数。原因在于,想要从单片爆款发展成系列再延伸出“宇宙”,除了考验单片的成绩外,实际上对于项目整体的运维都挑战极大。

但在此之前的中国电影产业,一直都是“爆款为王”的单片时代,即便有做系列片的意识,但往往缺乏合格的系列片思维。所以,能够成功的系列国产片寥寥无几,而这两年随着国漫的崛起,动画天然的优势和核心受众群成长的周期性让动画宇宙拥有了弯道超车的机会。

《雄狮少年》同其他国漫所不同之处,就在于它的主人公定位是“少年”。国产动画发展至今的瓶颈,在于主人公的“定位”。一是要迅速摆脱低幼倾向,二是此前从神话传说中的找到的“标的”也只有孙悟空和哪吒两个,但多个视角的开发就造就了市场层面的混乱。

《雄狮少年》既不低幼也不“神话”,而是汲取了传统的文化为元素,又塑造出了一个现代的‘留守少年”为核心。从目前的口碑来看,《雄狮少年》必然会因为优异的口碑取得不错的票房。

《雄狮少年》背后:从张苗到美的,从国漫到宇宙

但关键在于,是否能够撑得起一个“宇宙”。《雄狮少年》的口碑,很大程度上是留守少年的逆袭能够与市场受众所共振,但“中国少年宇宙”中其他两部国漫则可能不同,《铸剑少年》、《逐日少年》是否能达到相同的效果其实是一个很难预估的事情。

虽然在所谓的宇宙观上可以保持一致性,但毕竟背景设定的不同和人物定位的差异,都需要保持一个谨慎的态度。

2

—精彩时间到华录百纳—

电影业务的“新旗手”。

《雄狮少年》背后:从张苗到美的,从国漫到宇宙

在去年年底,华录百纳斥资3亿获得北京精彩46%的股份。而在今年的10月下旬,又发布公告以3260.87万增持北京精彩5%的股份。至此,华录百纳成为了北京精彩的大股东。

对于华录百纳来说,作为一家老牌的剧集制作公司,在业内拥有着很高的知名度。2012年,华录百纳成为首个成功登陆A股具有央企背景的影视传媒集团。但真正让华录百纳迎来转折点的在于“盈峰系”的入局。

从去年开始,华录百纳对于电影版块就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国庆档上映的《我和我的家乡》,出品方排在首位的是北京文化,而在联合发行公司名单里东方美之影业则是去年新成立,隶属于华录百纳的新公司。

《雄狮少年》背后:从张苗到美的,从国漫到宇宙

随后。北京文化的重要职业经理人张苗出走创业,而华录百纳则在年底增持入股了张苗的新公司。在疫情之后,人才在产业中的重要性迅速上升,围绕优质人才建体系成为了最快切入赛道的方法。

从去年国庆档可以通过关联公司参与《我和我的家乡》的联合发行,到成为《雄狮少年》的出品方,以及北京精彩今年在上海交出的项目片单,都能看到张苗带给华录百纳的价值。

而有了在电影版块布局的“旗手”之后,华录百纳想要切入电影赛道就会加速。

3

—从盈峰控股到美的集团—

从广告到基因。

《雄狮少年》背后:从张苗到美的,从国漫到宇宙

华录百纳的大股东是盈峰集团,实控人何剑峰则是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的儿子。盈峰集团和美的集团没有直接的股权关系,但二者实际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1993年,美的电器在深交所上市,成为了中国第一家由乡镇企业改组而成的上市公司,市值18亿元。2019年美的全年营业收入2782亿元,居中国家电行业第一位。

2021年11月,《2021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显示,何享健家族以2067亿财富排名第7位。何享健的主要财富来源于持有29.83%的美的集团股份。

1994年,何剑锋在顺德成立公司,为美的贴牌生产电饭煲、电磁炉等起家。而在2002年,成立了盈峰控股,业务涵盖面极广,华录百纳则是盈峰系进入文化领域的重要抓手。

在《雄狮少年》里。美的的广告并不难找。虽然这次的植入并不是有意为之,但既然有可以植入的机会,这对于双方来说都可能意味着是一次共赢。

现如今,家电行业早已成为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这意味着投入产出的边际效应大打折扣。而文化行业的价值,显然可以成为传统行业新的增长点。华录百纳本身在剧集内容制作上的优势,以及影视剧和家电本身可以达成极好的共振,这是现如今影视剧的重心早就从客厅的电视机转移到了移动端。

《雄狮少年》背后:从张苗到美的,从国漫到宇宙

电影作为大众聚焦点,显然具有很强的“广告价值”。只是如果从电影的“延伸效应”来说,《雄狮少年》的定位并不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合家欢”。这部电影的核心受众其实要更偏向于成人,比起《大圣归来》和《哪吒之魔童降世》来说主人公相对来说缺乏足够的记忆点,它所能打动的也是以24-30岁为主题的青年人群。

未来,“美的基因”和电影之间是否会有更精准的互动,其实也是关于北京精彩未来的一大看点。总之,对于国漫来说,如今的爆款早就不再是简单的逆袭单片,一部又一部国漫证明了动画这条赛道的想象力。但关于更大的“价值追溯”显然也不能因为一部单片就彻底扭转局面,产业化在国内电影产业仍然是一条远路。

TAG标签
上一篇:《蜘蛛侠》韩国首映超63万人 创疫情后单日纪录
下一篇:12月14日热榜|王力宏李靓蕾离婚,爱奇艺宣布调整会员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