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发梦露》导演:我对事实不感兴趣,我对画面感兴趣(金发梦露)影评

综合BFI和Deadline两篇对导演安德鲁·多米尼克的专访,有时候对同一个问题,他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他跟BFI的记者克里斯蒂娜看上去像要吵起来。

克里斯蒂娜补充的信息:我告诉他,我的许多朋友和同行都看过并喜欢《绅士爱美人》(1953年),他目瞪口呆,他称这些作品为“文物电影”。

安德鲁·多米尼克的鲜明输出——事实他不在乎,把梦露按当下潮流塑造成女性主义者是不对的,梦露的聪明手腕他不感兴趣,梦露反抗制片厂参与社会活动不是影片主题;他认定梦露是自杀,在乎为什么自杀,在乎童年阴影,在乎根据照片重现梦露的形象,渴望让观众感受梦露的痛苦。

他痴迷童年阴影,最初想拍一个有童年阴影的连环杀手,后来读了Blonde原著,于是决定拍这个女演员。

Q:预算?

安德鲁·多米尼克:2200万美元。

Q:画幅比改变,彩色黑白切换?

多米尼克:这些没有叙事意义,只是基于照片。如果一张照片是4:3,那么我们就拍4:3。除了试图从视觉上了解她的生活之外,没有任何逻辑可言。

从一开始我就想这样。我想连接对玛丽莲·梦露的集体记忆。如果你用谷歌搜索她,会发现电影里到处都是图片。这是一部关于无意识的电影,讲述了我们如何看不到现实,却向外投射出自己的恐惧和欲望。

《金发梦露》导演:我对事实不感兴趣,我对画面感兴趣(金发梦露)影评

Q:除了妆发,你如何让安娜看起来像梦露?

多米尼克:各种各样的方法。如果你把相机放高,如果你有一个50毫米的镜头,安娜看起来更像梦露。我们总尝试让她像某些特定形象。

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对现实不感兴趣,我对画面感兴趣。所以我选择了我能找到的每一张梦露照片,然后试着围绕这些照片进行布景。

Q:电影有性暴力场景,比如制片大亨办公室那段,我们知道这在好莱坞发生过,现在仍然在发生。你这片,在呈现女性受害者时,有讲点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吗?

多米尼克:我不以这些标准来看待电影。它只是发生了,它几乎被掩盖了,然后那种感觉一直伴随着她。某种程度上,我认为这片本质上不是女性电影。这是一个缺爱孩子的故事。

Q:这故事有什么乐观的地方吗?

多米尼克:不。《金发梦露》应该让你发抖。就像雪地里的一只孤儿猕猴。这是痛苦或愤怒的嚎叫。在我拍的所有电影中,这是我每次观感最不一样的一部。

Q:原著?

多米尼克:我第一次读这本书是在2002年,当时没想过把它拍成电影。我对它没那么感兴趣。但有一个点我很感兴趣——童年阴影如何塑造成年人的世界观,我可以在小说中看到这一点。

我甚至不确定,我是否有意识地了解这一点。但一琢磨,它真就是这样。我倾向于本能地发掘了这一点。

这本书像一面破碎的镜子,所有的小碎片盘旋往复,回溯某些记忆。这种感觉,像深陷某个人焦虑的思维之中。所以我必须把它整理一下。

我最初想为一个连环杀手做“童年阴影”的电影,但当我读到Blonde时,我想,好吧,我可以改成一个女演员,这样应该会多获得一点同情。所以,这就是它的来源。

Q:在这个故事中,你将梦露视为童年创伤/虐待的象征吗?

多米尼克:关于玛丽莲·梦露的一切我都读过了。我见过认识她的人。我做了大量的研究。但说到底,电影是关于这本书的。改编这本书,实际上是为了改编我对这本书的感受。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金发梦露》是作者乔伊斯对梦露的想象。

所以这部电影讲的是玛丽莲·梦露的意义。或者是她的某一种意义。她是某种象征。她是20世纪的阿芙罗狄蒂,美国的爱情女神。她自杀了。那这意味着什么?

乔伊斯试图理解,其中包含了怎样的女性体验,或人类体验。为了获得某种叙事驱动力,你必须对事实进行跳剪和忽略。但在《金发梦露》中有很多心理历程,有很多拉康和弗洛伊德的观点,我觉得引人入胜。我凭直觉写作,写得很快。尽管周期长达14年,但我并没有修改多少。

我知道这跟大众印象里的情况不同。并不是每个人都确定,没人知道实际到底他妈发生了什么。所以,在我看来,反正哪种都是虚构的。

Q:导演John Huston说:“人们都说好莱坞让梦露心碎,那是胡扯——她观察敏锐、意志坚强……在某些方面,她非常精明。”在你的电影中,梦露受到许多男人的打击,她似乎缺乏掌控……

多米尼克:如果你在讲述一个自我世界中的孤儿的故事,你要做的就是让她保持纯真无辜。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让她感觉到这一切都发生在她身上,否则你是在要求她承担责任,而这部电影并不是要求她承担任何责任。这肯定会给人留下缺乏自主能力的印象。

现实中的梦露,协助造就了自己。最初在工作室里,她没那么受重视。她寻找摄影师,走自己的路,就像是一个有影响力的人。

她会联系杂志社,收粉丝邮件,制片厂不得不与她打交道。Zanuck(制片厂老板)从不喜欢她,也不知道怎么对付她。她进行很强的自我实现,这在电影中没有展示。我不确定乔伊斯是否对此非常感兴趣。我自己当然没那么感兴趣。

整部电影都是关于人们“看不到”彼此的故事。卡斯说:“你爱我吗?你看到我了吗?”当卡斯问她,你是看到了我还是我的姓氏,她说你。但5秒钟后,她想起燃烧在她母亲墙上的卓别林海报,她说谎了。阿瑟·米勒希望她成为他的玛格达,她意识到,“好吧,我必须扮演这个角色。”

也许在与肯尼迪的那场戏中,她一点清醒时刻,她实际上在质疑她试图维持生命的幻想。所以,这部电影确实没有过度关注那些(梦露精明的)部分。

我知道,在现实生活中,梦露是打破制片厂对签约演员束缚的人之一。她与20世纪福斯发生了一场战争,并重新谈判利润分配,这是前所未有的。

这常常被认为得益于她的精明。她很聪明,她掌握着自己的命运。人们没有意识到的是,她实际上在一年内就把分成都改回来了。所以,像任何人一样,她会尝试控制自己的生活,但她显然无法控制自己的人生。任何一个自杀的人,都不是女性自主的象征。虽然我们想把梦露改造成当今的女性,但我认为这是不负责任的。

Q:你在电影中使用的胎儿形象:子宫中未出生的婴儿,以及流产时子宫内的一些场景。

多米尼克:嗯,她想生个孩子,她想自救。因为母亲(患精神疾病),她对母亲的认知是极其糟糕的。但胎儿对她来说是真实的,所以这就是你看到孩子的原因。她不愿意堕胎,这会很可怕。我试图创造出她的感受,让观众经历同样的事情。我不在乎是不是有品味。

Q:梦露深受女性喜爱,但我们在电影中看不到梦露与女性的亲密关系或友谊。没有简·拉塞尔,或其他类似的人。

多米尼克:这就是这本书的写法,我想这也是事实。我认为梦露是男人的女孩,她不是一个有很多女性朋友的女人,她是个没什么朋友的女人。有一种观点是,我们应该根据当今的政治观念重新塑造她。但她是一个极度自我毁灭的人。

她显然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人。但我认为她不是以今天人们所看到的方式成功的。每个人都有强大的时刻,人们想说她掌控了自己的生活。但她想毁掉自己的生活。

Q:将现代价值观转移到过去的人身上,我同意这是不健康的。因为,理解女性不得不生活在她们时代和地区是非常重要的。但我觉得,就我们如何呈现一个过去的人物而言,做出某些取舍,会产生文化影响。我们没有看到她成立自己的制作公司,也没有看到她参与反对20世纪50年代反共迫害行动,没有看到她反对种族隔离等等。这对观众来说意味着什么?

多米尼克:这不是电影真正的主题。电影是关于一个要自杀的人。因此,电影试图研究她这样做的原因,不是在看她的影响力和遗产。我的意思是,她甚至都不太关心这些东西。

如果你看看玛丽莲·梦露,她拥有社会告诉我们的一切。她很有名。她很漂亮。她很富有。如果浏览她的Instagram,她什么都有。但她自杀了,现在,对我来说,这是最重要的事情。这片不是讲力量时刻。

好吧,她从制片厂的男人那夺走了控制权,因为女人和男人一样强大对吧。但我真不感兴趣。我更感兴趣的是她的感受,她的情感生活。

Q:你的版本,或者奥茨的版本,这个角色是如此不开心。尽管她能够在银幕上传递出如此多的欢乐。

多米尼克:嗯,我想她的生活会非常不愉快。当然有快乐和爱的时刻,但有多年的不快乐。如果她找到了快乐,她可能今天还活着,你可以采访她。

Q:你认为观众有没有可能把《金发梦露》当成梦露的“圣经”,尽管它显然是根据小说改编的?这重要吗?

多米尼克:我认为那不重要。这有什么关系?

Q:比如《公民凯恩》是一部杰作,但长久以来,人们仅仅通过这部电影来理解两个真实人物。

多米尼克:真的有人在乎吗?拍电影的人往往会认为电影非常重要。但这只是一部关于玛丽莲·梦露的电影,还有更多关于玛丽莲·梦露的电影。

来源:

“I’m not interested in reality, I’m interested in the images”: Andrew Dominik on Blonde

网站:BFI 作者:Christina Newland

‘Blonde’ Director Andrew Dominik On “Partner In Crime” Ana De Armas, Mythmaking, Studio Anxieties & The Piece Of Paper He Signed For Netflix

网站:Deadline 作者:AndreasWiseman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空山又禁言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TAG标签
上一篇:《暗夜狼人》解析(暗夜狼人)影评
下一篇:工业垃圾就不要以次充好了 越扑越好(指环王:力量之戒 第一季)剧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