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杀2》导演:肖央表演非常好 特别希望他拿奖

2019年年底,监制陈思诚、新人导演柯汶利首次搭档的《误杀》,成为了当年横空出世的贺岁档黑马,最终获得了累计13.33亿票房和豆瓣75万人打出的7.5分,票房、口碑俱佳。

两年后的12月17日,《误杀2》正式上映,还是监制陈思诚,搭档首次拍摄长片的新人导演戴墨,继续讲述一个父亲为了儿子不顾一切、奋力一搏的故事。

上映前夕,导演戴墨接受了网易娱乐的专访,讲述了不少在幕后发生的故事。

前期准备波折不断,逐渐独立成长

《误杀2》的剧本创作从2020年初就已经开始,直到今年4月才成型。但拍摄和制作都很迅速,从7月15日开机,到9月15日杀青,12月17日就正式上映。

4月,戴墨和团队一起前往泰国堪景,但正好赶上当地第三轮疫情爆发,工作推进艰难。戴墨看到,昔日热闹非凡的曼谷,现在却“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卷帘门都拉着”。

堪景的工作完成了百分之七八十后,团队又进行了一轮评估,觉得还是不行。戴墨有些灰心,“甚至觉得可能拍不了了”。

美术团队只好转战国内,最后在广州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韩寒正好也在那里拍摄《四海》。加上在珠海搭建的医院场景,终于完成了艰难的取景工作。

《误杀2》导演:肖央表演非常好 特别希望他拿奖

但一山放过一山拦,摄影指导连续更换了两个人,一位是因为周期延后导致档期冲突,另一位则是身体原因。而最终的摄影指导何山(代表作《暴裂无声》),临近开机十天才进组。

陈思诚与戴墨相识已久,也是这部戏的监制。两人第一次合作是在《北京爱情故事》,那时戴墨还是剧里的一个小演员。2020年,网剧《唐人街探案》中的第二个故事《玫瑰的名字》,是戴墨首次担任导演的作品。

戴墨回忆,那时因为是第一次当导演,陈思诚对他的要求非常严厉,有时急了还会骂他。但到了《误杀2》,陈思诚开始放手让他去做。“他这次去现场的次数,没有之前拍网剧的时候那么多了。但他有想法就会提醒我让我去做,包括最后一幕下雨的那场戏,也是他提出加的。在剪辑的时候也帮我剪了两天,因为有时候我可能会舍不得删自己的戏。”

戴墨觉得陈思诚是个对电影很执着的人,“他唯一的兴趣就是这个,他也不打游戏,就喝点酒聊聊天,然后就拍戏,他觉得这是他的成年人游戏,他以游戏的方式在工作,又以工作的方式在游戏。”

这次想看到更多的好表演

从《误杀1》到《误杀2》,陈思诚在平衡好IP的整体气质与新导演的个人风格方面,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

《误杀1》的英文片名是“Sheep without a Shepherd”,片中先后出现了8次与羊相关的线索,把故事的“麦高芬”玩到了极致。

《误杀2》也继续沿用了这种手法,英文片名“Fireflies in the sun”,揭示了这部作品中的核心动物意象是萤火虫。这种异曲同工,是主创团队有意为之,也是整个IP气质的延续。

《误杀2》导演:肖央表演非常好 特别希望他拿奖

具体到戴墨的个人风格,做演员出身的他,更希望能用表演来推动情节走向。“我感觉《误杀1》更多好像是情节推动演员走,《误杀2》肯定是演员在推动情节走,靠演员的下一步行为才知道后面会怎么发展。”

在拍摄方面,《误杀1》用的大多是固定机位,《误杀2》则用了很多手持拍摄和手动变焦镜头,“这次我想看到更多的表演,好演员的表演。”戴墨说。

肖央在网剧《唐人街探案》里客串过,跟戴墨是老熟人。对这一次的表演,戴墨不吝溢美之词,“他这次演得非常非常清晰,完全超乎我的想象的好。特别希望他拿个奖。”

肖央饰演的林日朗跟宋洋饰演的达马医生,有一场两人对峙的戏。拍摄时,肖央突然说了一句剧本上没有的台词,“他小时候多可爱啊”。戴墨被这句脱口而出的话打动,并最终保留到了正片里。

“他在片场没事儿老跟所有人说,这孩子真可爱,所以求医生的时候就脱口而出了。他这么可爱却躺在病床上,这样观众确实就会很理解这个父亲。”

《误杀2》导演:肖央表演非常好 特别希望他拿奖

戴墨对任达华的评价是,“他是个精力无限充沛的人,在现场什么活儿都干。他是《误杀2》 最优秀的执行导演、最优秀的副导演、最优秀的场务,啥都干。”

闲不住的任达华,对于自己的角色设计更加闲不住。工作人员给他擦汗,被他拦住,“别擦别擦,就要这种汗,东南亚就应该有这种汗流浃背的感觉。”最后一场大雨戏,别人都有伞,任达华的角色没有,戴墨担心他身体被雨淋受不了,他连连拒绝,“别,拍到你最满意为止,我没事儿,你不用考虑我。”

“他很珍惜每一次拍摄的机会,虽然他已经这么成功了,依然有无限的热情。可能这样的人物他之前也塑造过类似的,但他依然会去主动找新鲜感。”戴墨对他的热情和精力十分敬佩。

《误杀2》导演:肖央表演非常好 特别希望他拿奖

从演员转导演,更能与演员的敏感共情

戴墨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的2004级导演系导表混合班,毕业后能选择做演员也能做导演,当时他选择了前者。“因为我还是觉得,得稍微沉淀沉淀才能做导演。”

陆续在《平凡的世界》、《遇见王沥川》、《远大前程》里出演过一些角色的同时,他也在接触副导演的工作。

直到2020年初播出的网剧《唐人街探案》,他执导了第二案《玫瑰的名字》。这个带着浪漫和爱情元素的悬疑故事播出之后,戴墨甚至接到了一些甜宠剧的拍片邀请。“但我说我一直体会不到小年轻的爱情应该是什么样,加上剧本也都不是很成熟,所以一直就没接。”

自己是演员出身,因此做了导演,也更能与演员共情。在片场,戴墨是鼓励式的导演,他不会直接跟演员说“不好,再来一条”,而是“特别好!牛牛牛!哎,我们再尝试一种别的好不好?”

他讲了一个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演第一部戏《北京爱情故事》时,某天收工前最后一场戏,正好是他要讲一套有关股票的专业台词,前一天晚上他背熟了台词,但因为太想做好,又紧张,拍摄时第一遍就打了磕巴。

戴墨说到激动处,开始用手不断比划,“现场有那个灯光师举杆儿,他就在那儿坐着,等着这场戏完了收工。他看我卡了,‘唉’了一声,就是因为我把他的收工时间耽误了10分钟。就这么轻轻一下,这一声直击我心里,我本来就做的不好了,你这么一下我就突然间在那一刻崩塌了,然后就越说越不好,越说越不好。那一刻的那一声永远在我这个记忆当中。”

“演员都挺脆弱敏感的,所以其实演员在演戏的时候,我一般都会把演员面前的这些工作人员都稍微清走,因为他们的一点小举动,都会影响到演员。”这是戴墨从自己的演员经历中得出的真实感想。

而对于初次成为电影导演,戴墨最不适应的反而是杀青后依然无休止的后期、宣传工作。“杀青后大家都很开心,我咋一点都没觉得开心,我只是觉得一段工作完成了,前两天还在熬大夜。我怎么觉得导演工作怎么都做不完,怎么我会有这种感觉。”

《误杀2》导演:肖央表演非常好 特别希望他拿奖

好在《误杀2》今日就正式上映了,作品是最好的答卷。当年的《误杀1》还是贺岁档的惊喜黑马,如今的《误杀2》,已经成为贺岁档最有头部品相的影片之一了。戴墨也在等待着更多观众的检验。

出品|深水娱

作者|珍宝金

TAG标签
上一篇:否认改名!高云翔发文谈复出:经历了太多落井下石
下一篇:史上最短!英菲尼迪凌晨宣布和王力宏解约 才合作2天